北欧神话快速入门
 
作者:Amenhotp
 

 
Amenhotp言:这是根据林桦先生的《北欧神话与英雄萨迦》改编的。由于目前国内对于北欧神话的翻译尚无定例可循,很多人名地名都有一名多译的现象,请大家注意,也请谅解!

 

北欧古民对天地初成时的情形有自己独特的认识。《韵文埃达》的开篇《沃卢斯帕》记述的是北欧古民对天地形成的比较完整的、神话性的推想。斯诺里·司徒尔鲁松的《散文埃达》对天地初成也有一些描述。这一章介绍的是天地初成时的一般情形,讲述了阿斯神族、莞那神族、阿尔夫精灵、家族精灵、霜巨人族和矮人族的故事。

 

太古时,寰宇中既无天,也无地无海。混沌初开,只有一个极大极大、空空如也的裂隙--劲农阿嘎普,南北横亘着。裂隙的中心有一个泉眼名叫赫维尔盖尔米尔,从这里发出一点点微弱的光。这个裂隙的北部是严寒的尼夫尔海姆,那是雾和黑暗的家园;从赫维尔盖尔米尔泉眼涌出的水,在远离源头之后结成冰,形成了巨大的冰川。裂隙的另外一头是姆斯佩尔海姆,那是火焰之家,这里到处都是熊熊烈火,一个名叫苏尔特的火焰巨人镇守着姆斯佩尔海姆。苏尔特有一柄赤红的冒火星的利剑,他用这炽热的利剑砍击从北方滚来的巨大冰坨。

 

冰川逐渐向南涌去的时候,遇到了从南方蔓延来的烈焰,冰于是溶化为水汽,水汽又受寒风的侵袭凝结为霜,霜在裂隙中受热,又化为水滴。在悠悠岁月中,这种反复的运动促使水滴产生生命。生命发展的结果,产生了巨霜霸宇米尔。宇米尔昏昏沉沉地躺着,浑身冒汗。后来,从他的左腋生出了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从他的双足生出一个男孩,名叫索鲁斯格尔米尔,索鲁斯格尔米尔又生下悲尔格尔米尔,他们全都是巨人。由他们又很快繁衍出了许多巨人。

 

冰受热转化为水滴的运动在不停地进行着。在宇米尔出现的同时,还诞生了大母牛奥德宏布拉。从奥德宏布拉的乳房里流出了四股乳汁,形成大河。巨霜霸的一族就靠这四股乳水生活。大母牛奥德宏布拉舔食着冰山上的盐岩,被它舔食过的盐岩上第一天先露出了毛发,第二天露出了一个人头,第三天一个巨人就从那里站了起来,他是卜里。卜里高大强壮而又俊美,他的儿子叫卜尔。卜尔娶了霜巨人卜尔托恩的女儿蓓斯忒拉为妻,生下了三个儿子:奥丁、威尔与伟。从他们这里繁衍出了一族,这就是阿斯神族,奥丁成了阿斯神族的至上神。卜里、卜尔和奥丁三兄弟杀死了霜巨人宇米尔。从宇米尔身体里淌出的血把除悲尔格尔米尔夫妇之外的霜巨人统统都淹死了。这两个幸免于难的霜巨人以后又繁衍了后来的巨人族。

 

卜里的子孙们把字米尔拖到无底裂隙的中央,用他的身体创造出了大地。宇米尔的肉变成了陆地,他的血成了海洋、湖泊和河流;他们用宇米尔的骨骼造成山崖,用他的牙齿和散碎的骨块造出大小各种石块,用他的头发造出树木和百草,用他的颅腔造成天空。

 

阿斯神祗发现宇米尔的肉上长出了蛆虫,于是就让蛆虫变成人形,繁衍出矮人一族。矮人很有手艺,是有名的金匠和铁匠;他们还会魔法。后来阿斯神祗多次请求矮人的帮助,他们安排矮人诺德、苏德、奥斯特和维斯特各据一隅,用肩扛着天空。他们又用宇米尔的脑髓造出云朵,把他的眉毛布置在天空和陆地之间。

 

从姆斯佩尔海姆那里不断地迸出星火。星火飞溅四处都是,于是大神就用星火造出星宿。他们给一些星宿安排了各自的轨道,让它们运行,把另外一些星宿固定在天空的各处。从星火中他们还创造了太阳和月亮。

 

阿斯神族中有一个叫做蒙迪法尔的神,有一男一女两个孩子,女儿叫做娑珥,男孩叫做摩尼。两个孩子光彩四射,美丽非凡。奥丁认为蒙迪法尔过于炫耀,作为对他的惩罚,奥丁把他的两个孩子捉住,送到天上,让娑珥驾驭载着太阳的马车,摩尼驾驭载着月亮的马车。

 

托载太阳的车子由两匹马拉着,一匹叫做阿尔瓦克,另一匹叫做阿尔辛,它们必须在一天的时间里跑过天空。太阳是一个赤热的火球,为了不让太阳灼伤两匹马和娑珥,于是奥丁在两匹马的腹下各装了一个大气囊,让它们能够得到凉气,还在车上安装了一面名叫斯瓦林的巨大的盾。托载太阳的马车必须飞奔,因为太阳的后面有一头名叫斯柯尔的恶狼在追赶它,每天晚上都要把太阳吞食掉。

 

娑珥的哥哥摩尼驾驭着托载月亮的车子的马,这匹马的名字叫做阿尔斯维斯。因为月亮并不那么热,阿尔斯维斯跑得略为轻松一点。但是,摩尼丝毫也不能懈怠,因为后面同样也有一只狼在追赶月亮,这只狼叫做亥惕。摩尼还安排着月亮的圆缺。

 

有一个霜巨人名叫诺尔维,他有一个女儿名叫诺忒,诺忒一身漆黑。诺忒和几个巨人有过孩子,最后和一个叫德凌的阿斯神祗生下一个儿子名叫岱。岱是一个光彩照人的美男子,他的光彩明亮和他母亲的深黑形成鲜明的对比。诺忒和岱每天轮流驾着马车驰过天空。诺忒的马叫做赫里姆法克熙。每到早晨诺忒便完成了她的行程,从赫里姆法克熙的口里流淌出来的唾沫落到地上成为露水。这时岱正赶着他的马--斯劲法克熙出发,这时天空大地都被岱的光彩和斯劲法克熙的鬃毛散发出来的光芒照得明亮无比。诺忒在天上驰骋的时候是夜,岱在天上驰骋的时候则是昼。

 

阿斯神祗把悲尔格尔米尔和他的妻子以及他们的后裔都圈定在大地边缘的海边,那片地方叫做乌兹郭。在乌兹郭的最北方则居住着霜巨人赫莱斯威尔格,他的外形是秃鹰。赫莱斯勒尔格煽动双翅的时候,海上便狂风大作,海浪翻滚,船只翻沉。《散文埃达》讲述道,至上神奥丁和威尔以及伟把这一切都安排妥当之后,漫步来到了海滩。他们在海水冲来的什物中找到了两根树干,把它们做成人形。奥丁让它们获得生命气息,威尔给他们以智能,伟让他们产生听、视等各种感觉。阿斯神让他们穿上衣服,把男的叫做阿斯克,把女的叫做惠卜拉,并让他们住在弥兹郭里。他们在那里生育子女,繁衍出人类。奥丁三兄弟又用宇米尔的眼睫毛在弥兹郭周围筑起一道坚实的围栏,以便人类安稳地在里面生活,不受巨人的骚扰。而在《韵文埃达》的开篇《沃卢斯帕》中,则说造人的事是由奥丁、赫虞尼尔和珞菽尔完成的。

 

阿斯神祗也为自己圈定了一个家园,他们把它叫做阿斯郭。不过,谁也不知道阿斯郭到底在什么地方。进人阿斯郭的唯一通道是三色彩虹桥碧芙洛斯特,谁也不知道彩虹的末端又在什么地方。彩虹桥看去虽然空虚不实,但是实际上它是十分坚实的。碧芙洛斯特是火、水和空气构成的,那红色的部分实际上是火焰的光芒。一个叫做海姆达尔的阿斯神手持大刀和银号角,日夜守护着彩虹桥,所以没有一个霜巨人敢于走近它,直到饶纳偌克神祗劫难的那一天,火焰巨人和霜巨人们才涌过了碧芙洛斯特彩虹桥逼近阿斯郭。

 

阿斯神祗们除索尔之外都时常经过碧芙洛斯特彩虹桥。索尔是威武的雷神,他担心自己沉重的脚步会毁坏彩虹桥。

 

在阿斯郭的中央有一片开阔平坦而美好的地方,叫做伊达旺,阿斯神祗在那里修筑了住房和厅堂。他们修起了一个铁器作坊,造出了斧子、铁棒和铁钲以及其它用得着的工具,用这些工具打铁、凿石、砍伐树木。他们有很多很多金子,可以用纯金作盆钵和其他日用品。

 

在这片坦原上生长着大[木岑]树宇格德拉西尔,这里是全体阿斯神族集会商议大事的地方。宇格德拉西尔高大无比,它是世界之树、宇宙之树,也是生命之树,它的枝叶覆盖了整个世界。它有三支大根深深地扎入大地:一支伸到劲农阿嘎普北头尼夫尔海姆的赫维尔盖尔米尔泉霜巨人最早出现的地方;第二支伸到约屯海姆由阿斯神米默守卫着的智慧之泉米默泉那里,米默用吉雅拉角汲饮智慧之水,因此他拥有智慧和远见;第三支则深深地扎入阿斯郭地下的乌尔德圣泉。阿斯神祗有事要商议的时候总是聚集在乌尔德圣泉这里。乌尔德、芙珥赞迪和斯库尔德三个诺娜女神守卫着乌尔德圣泉,她们极有智慧,为每一个人编织生命之索,她们知道每个人的命运,知道世间的一切悲欢离合。因为织出来的索并不都是平滑的,所以人的命运就非常不一样。生命之索在有些地方是平滑的,在另外一些地方则又可能是疙疙瘩瘩的;可能中很稀松的,也可能是很结实的,谁也不知道生命之索什么时候会断掉。

 

宇格德拉西尔的顶上栖息着一只苍鹰,苍鹰的双眼之间又有一头秃鹰,名叫维斯尔佛尔尼尔。维斯尔佛尔尼尔目光炯炯地望着整个寰宇,将所见的一切都报告给至上神奥丁。宇格德拉西尔的根部受到巨龙尼斯扈格和许许多多生长在赫维尔盖尔米尔泉边的爬虫的啃噬。一只叫做拉塔托斯克的松鼠在树干上上蹿下跳,在苍鹰和巨龙之间传播恶言蜚语。四头鹿儿达林、迪尼宇尔、迪拉索尔和德瓦林在枝上吃着宇格得拉西尔的嫩绿叶芽。蜂儿吮饮着从树叶滴下的蜜露。神羊赫德隆也食用宇格德拉西尔的嫩叶,阿斯神祗则饮赫德隆的奶。

 

三位诺娜女神为宇格德拉西尔浇水培土,所以尽管巨龙和爬虫在不断地啃噬它,它也总是常青不死。阿斯神族中有十二位阳性主神(阿斯)和十二位阴性主神(阿旭妮娅)。阿斯中奥丁是至上神,其他的十一位主神都有自己的职责。阿旭妮娅中则以芙里格为主。

 

阿斯神祗在阿斯郭里修建了许多庭院和厅堂,其中最华丽的庭院要算格拉斯海姆和温沃尔夫。十二位阿斯神的主座设在格拉斯海姆里,在阿斯神有事商议的时候,他们便聚集在格拉斯海姆。十二位阿旭妮娅的主座则设在温沃尔夫。阿斯郭中最豪华的厅堂叫做瓦尔哈尔(Walhalla),是阿斯神祗的宴会厅。这里不仅是奥丁为阿斯神祗们举行宴会的地方,也是他款待人世间死于争战的归天英烈的地方,所以瓦尔哈拉也是聚魂堂。

 

奥丁是阿斯神祗中的至上神,其他的阿斯神都称他为父神。奥丁只有一只眼,那是有原因的:有一次,他要饮用约屯海姆米默泉的泉水,为的是获得更大的智慧。米默要求他用一只眼睛作抵押,否则便不让他饮用米默泉水。奥丁舍去了他的一只眼睛,于是奥丁成为最有智慧的神,能深入地思考所有问题。在其他的阿斯神需要帮助的时候,他们总是来向奥丁求教。奥丁有许多许多的形象,有许多许多的名字。人类依照他的形象、行为和事迹来称呼他。他经常到人世间来走动,有时他化为一个独眼老人,步行在人群中;他的坐骑是一匹八脚马,名叫斯莱普尼尔。他时常骑着斯莱普尼尔巡游四方,操纵着国王之间、掠夺者之间的争战,决定谁胜谁负,谁该进聚魂堂。他能吟唱诗歌,通晓鲁纳文字,也知道在远古时期所发生的一切。奥丁有一首关于自己的歌,说他是经受了极度艰辛的自我奉献后才掌握了鲁纳文字的。他在歌中说道:"我吊在那棵被风暴肆虐的大树上一连九天九夜,被长枪戳伤,被献祭给奥丁,自己献祭给我自己。知道那棵树的根的人很少。没有人给我吃的,没有人用酒角来润湿我的舌头。我朝下面窥伺,学习鲁纳文字,在战斗中学习,又活了过来。"奥丁的身边有两头狼,一头叫做格里,另一头叫做弗里吉。在筵席上,奥丁只喝酒,而把肉分给格里和弗里吉。奥丁的肩上歇着两只乌鸦,一只叫虎晋,另一只叫牟宁。虎晋的意思是思想,丰宁的意思是记忆。清晨,两只乌鸦飞了出去,飞到震宇的各个角落;到了吃晚饭的时候,它们又飞回到奥丁的肩上,把寰宇中发生的事情告诉奥丁。奥丁在伊达旺观察宇宙的地方,叫做利得斯基约尔夫,那儿有一座大厅叫做瓦拉斯基约尔夫。他坐在瓦拉斯基约尔夫的主座上,可以看到寰宇中发生的一切。他使用一只名叫做贡尼尔的投枪,贡尼尔可以击中他要打击的任何目标。他的一只手上戴着一个珍贵的金戒,名叫德饶普尼尔。每隔九夜,就会从德饶普尼尔滴出另外八只和它一样光辉的金戒。奥丁有好几个妻子,其中芙里格和他关系最密切。为奥丁备餐的是安德赫里姆尼尔,他每天从奥丁的公猪塞赫利姆尼尔身上割下肉,放在一口叫做埃尔德赫里姆尼尔的大锅中烹煮,供奥丁、其他阿斯神、阿旭妮娅神以及归天英烈食用。到了夜间,公猪塞赫利姆尼尔浑身又长满了肉,鲜活如初。第二天,安德赫里姆尼尔又可以从它的身上割下肉来。

 

索尔是最威武的神,他的地位仅次于奥丁,被称为大地之子。他使用的斧子叫做弥约尔尼尔,是一件神通广大的武器,它总能击中索尔要打击的目标,而且在索尔把它抛出去之后总能飞回到索尔的手中。索尔是阿斯神中主要对付巨人的神,他用弥约尔尼尔打击巨人和妖魔。他一举起弥约尔尼尔,巨人和妖魔便都要吓得发抖。索尔有一副铁手套,只要他戴上铁手套,他的斧柄就决不会从他手上滑脱。他的腰上系着迈金吉约尔德腰带,那是一条神力带,能给索尔增加一倍的力量。索尔经常乘坐的车子由两头雄山羊拉着。这两头山羊,一头叫做坦格厄约斯特,另一头叫做坦格里斯尼尔。索尔可以随时把他的羊杀死吃掉。当他把羊的骨头敛在一起后,第二天两头羊又会复活。索尔居住的地方叫做斯鲁斯旺,那里的大厅叫做比尔斯基尔尼尔,厅中有540间屋子。索尔掌管着雷电,因此他的性格急躁,容易动火。他赶着山羊出去制服巨人的时候,山岳都要抖颤。阿斯神去字格德拉西尔集会的时候,索尔从不敢踏上碧芙罗斯特彩虹桥,而总是走一条小路,趟水到那边去。索尔的妻子是金发美女茜芙,他们有一儿一女,他的儿子叫默迪,女儿叫索鲁丝。索尔还和女霜巨人嘉恩莎克萨生了一个叫做马格尼的儿子。

 

曲尔也是一位主神。别的阿斯神都说他是奥丁和巨人宇米尔的女儿所生的儿子。曲尔是一位很威武的战士,大胆而勇敢,能在争战中取胜,是真正的战神。他很少说话,人们把这位阿斯神叫做沉默寡言的维达尔。他脚上穿着极沉重的鞋子,步履沉重。有一次,他用他有力的鞋子把恶狼兀尔文踩进地缝里去。曲尔只有一只手,他的另一只手被恶狼焚里尔咬掉了。

 

海姆达尔也是阿斯神族中的一位主神,阿斯神大多说他是由九个巨贞女在天地初成的时候生下的,也有阿斯神说他是奥丁的儿子。海姆达尔靠土地的养分生存下来。他的牙齿是金的,因此他也得了一个金牙阿斯的名字。他的耳朵能听到地上的草和羊背上的毛生长的声音,他的眼可以看到极远极远的地方,而且在黑夜也能和在白天一样看得真切。他睡觉的时候比一只鸟还警觉,没有任何妖魔能从他的身旁溜过。他随身带有吉雅拉尔号角,当他吹响它的时候,那声音会响彻整个世界,因此他成了守卫碧芙洛斯特彩虹桥的阿斯神。他居住在天山的边缘,所骑的马叫古尔坨普。

 

巴尔德尔是奥丁和芙里格的儿子。他性格纯真,善良温和,极富同情心,而且聪明英俊,光彩照人。人世间有人用他的名字来称呼原野里最白的草,把那种草叫做巴尔德尔斯布洛。他深受其余阿斯神的喜爱,总是在阿斯神中主持公正。但是他也有一个缺点:缺少力量。巴尔德尔居住在布雷达布利克,那是任何不洁的神灵都不能涉足的地方。巴尔德尔的妻子是讷普的女儿南娜,儿子叫佛尔塞惕。巴尔德尔被他的弟弟霍斯误杀。巴尔德尔之死是阿斯神族最大的不幸事件。

 

佛尔塞惕是巴尔德尔的儿子,是公正与和解之神。当阿斯神祗中间出现争执时,只要请佛尔塞惕来调解,便总能得到双方都满意的解决办法。

 

霍斯是奥丁的另一个儿子。他是盲者,但是很威武。

 

布拉吉是美神,掌管诗的艺术。他的妻子名叫伊顿,收藏有一些苹果。哪个神感到年事高了的时候,只要吃了她的苹果,就能恢复青春。

 

兀尔厄是一位极善于使用滑雪板的神,也是一个射箭能手。许多对手还没有来得及和他交手,就被他射死了。

 

瓦里是奥丁和琳德的儿子,是一个勇敢的战士,也是一个很好的射手。在巴尔德尔被霍斯误杀后,瓦里就再不洗面也不挽发,直到后来他杀死霍斯。他在瓦拉斯基约尔夫有自己独立的住所。瓦里在神之劫难中幸存下来。

 

瓦达尔是奥丁和女巨人格里德的儿子,他是威力仅次于索尔的阿斯神,他居住的地方叫做维迪。他也是神之劫难中幸存的阿斯神。

 

天地初成的时候,和阿斯神族并存的还有另外一个神族,叫做莞那神族。莞那神族中著名的神有尼约尔德和他的儿子弗莱尔,不过尼约尔德和弗莱尔后来都被看成是阿斯神祗了。尼约尔德掌管风、海和火,他有大量的金子。那些漂洋过海的商人都祈求他给他们刮起顺风,带给他们财富,使他们的辛劳得到报偿。尼约尔德居住的地方靠近海边,叫做诺阿屯,他住所的墙外有成群的天鹅和海鸟在游弋嬉戏。尼约尔德还有一个女儿叫做芙丽娅。尼约尔德后来娶了女巨人斯卡惕为妻。

 

弗莱尔是尼约尔德的儿子,他能驾驭雨和阳光以及地上的收成。所以人们信奉他,祈求他带来好年景。正像奥丁有他的八脚马斯莱普尼尔,索尔有他的山羊一样,弗莱尔也有自己的坐骑,那是一只名叫辜林布尔斯惕的骟过的公猪。弗莱尔还有一件宝物,即一条名叫斯基斯布拉斯尼尔的船,是精于工艺的矮人造的。这条船可以折叠得很小放在兜里,需要的时候,弗莱尔从兜里把船取出来一抖,它便恢复原形。这条船可以在陆地上或者海洋里行驶。不论在那里,只要他把它的风帆升起,便会刮起顺风,把他送到目的地。弗莱尔的妻子是巨人格虞米尔的美丽的女儿葛用丝。弗莱尔钟情于葛珥丝的故事,可能是北欧神话中最浪漫的一段。

 

赫虞尼尔是阿斯神祗送到莞那神祗一方的人质,他是一位高大美貌的神。阿斯神祗认为他可以在莞那神族一边做首领,但是为了稳妥,阿斯神祗还派了米弥尔和赫虞尼尔一同去,让米弥尔协助赫虞尼尔。在莞那神祗那边,只要米弥尔在赫虞尼尔的身边,赫虞尼尔总能把事情处理得很妥善;但是,如果米弥尔不在,赫虞尼尔便会束手无策。他总是说:"须由别人来决定。"后来莞那神祗失去了耐心,他们把米弥尔杀死,把米弥尔的头送回到阿斯神祗一边。

 

在阿斯神祗中,还生活着一个叫做珞基的神。从出身来看,他是巨人族的后代,父亲是巨人法尔鲍惕,母亲是女巨人劳菲。洛基是奥丁的奶兄弟,于是也被接纳在阿斯神族里。珞基的长相很漂亮,活泼而且非常聪明,能说会道;他十分工于心计,诡计多端,心怀不良。他经常给阿斯神祗找麻烦,干了许多损害阿斯神祗的勾当,给阿斯神祗带来巨大的不幸,可是他也能利用自己的狡诈,按阿斯神祗的意愿来弥补自己的过失。当他察觉到要为他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的时候,他的聪明狡诈总可以让他免于遭殃。

 

珞基的妻子是女巨人茜金,他们生下好几个孩子。但是珞基在约屯海姆还与女巨人安格尔玻达生下了三个鬼怪。珞基生活在阿斯神祗中间,但他实际上又是阿斯神祗的敌人。他用诡计酿成巴尔德尔的死亡。在神之劫难到来的时候,他是带领巨人同阿斯神祗进行厮杀的头人。

 

下面介绍天地初成时的女神。当时,在阿斯神族中已经有众多的女神--阿旭妮娅。在《散文埃达》中斯诺里列举了芙里格、芙丽娅、萨伽、艾珥、姬菲雍、秀芬、珞芬、瓦珥、沃珥、勋、林、斯诺特拉、芙拉和格纳。但是,她们当中的芙拉、格纳和林其实都只是芙里格的侍女,可以不计在主要女神之列。还有另外三位:伊顿、南娜和苏芙,则比芙拉等三位重要得多、此外还有约何德和琳德,她们也是阿斯神族的阿旭妮娅。

 

此外,还有几位杰出的女巨人,她们后来也成了阿斯神族的成员。她们是茜金、葛珥丝和斯卡惕。

 

芙里格是奥丁的妻子、巴尔德尔的母亲。她的居所叫做份萨里尔。她十分聪明,能预知将发生的事情;但是她守口如瓶。从来不透露要发生的事情。女神林、芙拉和格纳都是她的侍女。林协助芙里格保护人类当中芙里格不希望她们受到伤害的那部分人。芙拉是一个有一头飘逸长发、眉毛上长着一串明珠的美女,她掌管芙里格的手提箱和服饰,分享着芙里格的秘密。格纳负责为芙里格在外奔波,在有信息需要传递的时候,她便骑上一匹名叫霍夫瓦尔普尼尔的马,驰过天空和海洋。

 

芙丽娅原本是莞那神族的。她是尼约尔德的女儿,弗莱尔的妹妹。阿斯神和莞那神和缔约的时候,芙丽娅也作为人质被送到了阿斯神祗的一边,所以芙丽娅有时也叫莞那迪斯。芙丽娅的丈夫名叫奥斯,关于他的传说极少,我们只知道他总是长期在外旅行。他不在家的时候,芙丽娅就伤心地哭泣,泪水掉在她的膝上,变成了金子。她曾经四处寻找奥斯。她驾的车由两只猫拉着,她最珍贵的首饰是一只叫做布里星厄门的项圈。传说有一次海姆达尔和洛基为了争夺这件首饰而化成海豹比赛游水到海中间的一个岛屿去,结果海姆达尔先到达,因此人们就把海姆达尔叫做"拿到芙丽娅首饰的神"。传说布里星厄门也是矮人打造出来的。芙丽娅的女儿诺斯和盖尔瑟弥是两个极美丽的少女,人世间许多珍贵美丽的宝石都含有她们的名字。芙丽娅居住在佛尔克旺一所名叫塞斯里姆尼尔的巨大的厅堂里。芙丽娅也来到人世间的战场,挑选英勇阵亡的武士。她来到战场,和奥丁各带走一半阵亡武士。她把阵亡武士带到佛尔克旺,把他们供养在那里。

 

芙丽娜外出寻找奥斯的时候,用过许多的名字。所以她有时也被称为玛尔多尔、霍尔恩、吉芬或者诩尔。

 

在《散文埃达》中,萨伽出现在芙里格之后,很可能就是芙里格的另外一个名字。她的居所叫做塞伊克瓦贝克,奥丁和她每天都要在她的居所饮用盛在金坛子里的酒。

 

在《散文埃达》中,姬菲雍是一位处女神。人世间死去的处女都归升到姬菲雍那里。但是,还有另外一段关于姬菲雍的著名神话:姬菲雍向瑞典国王巨尔非求地,巨尔非让她去耕地,答应把她一天能耕出的地全都给她。于是姬菲雍便把她的四个儿子全变成耕牛,他们通力耕作,一夜之间把今天瑞典北部叫做马拉恩湖的那块地耕松,并把那块地拖离瑞典放到波罗的海中。姬菲雍得到了这块今天是丹麦领土的西兰岛(西兰岛的形状与马拉思湖的形状极为相似),便定居在那里。她和奥丁的儿子西尔德结了婚。

 

瓦珥的职责是监督男女之间的誓约。不忠于誓约的人会受到瓦珥的惩处。

沃珥是审慎的女神。她不断探索事物的本来面目,不让任何事物在她面前得到隐瞒。

勋是守卫阿斯神祗巨大厅堂的女神。她监视着巨大厅堂的大门,不让任何破坏者进入。

斯诺特拉是一位很有智慧和举止极有风采的女神。

伊顿是布拉吉的妻子。伊顿手中有阿斯神族最珍贵的宝物:吃后就能恢复青春的苹果。

南娜是讷普的女儿、巴尔德尔的妻子。南娜和巴尔德尔的情爱十分深笃,巴尔德尔被误杀后,南娜也心碎而死。

 

美丽的金发女神茜芙是索尔的妻子,但索尔并不是茜芙的第一个丈夫。关于茜芙的第一个丈夫,没有任何记载。大家只知道茜芙和她第一个丈夫所生的儿子是兀尔厄。

茜金是女巨人,是珞基的妻子。

斯卡惕也是女巨人,后来成了尼约尔德的妻子。

葛珥丝是巨人格虞米尔的女儿。

阿斯神祗中有一群特别的女神,或者说一群地位略低一点的女神,这便是一群瓦尔库里(Walkyries)--女战神。她们的使命是为奥丁挑选在征战中阵亡的勇士,把他们带到奥丁的瓦尔哈拉。她们的数量很多,总数是九的倍数。她们都是很美貌的年轻女子,平时都身着戎装,骑马在天空中和海洋上驰骋;当奥丁在瓦尔哈拉聚魂堂为归天英烈举行筵席时,瓦尔库里则全部身着白色女装,为阿斯神祗和归天英烈斟酒。

阿斯神祗中还有另外一群独特的女神,一群主宰人类命运的女神--诺娜。她们的数量很多,而其中有三位是最特殊的,她们就是前面讲过的是乌尔德、芙玛赞迪和斯库尔德。她们的居所在宇格德拉西尔下面的乌尔德泉边。那里有一对天鹅在游水,宇格德拉西尔的枝条把蜜汗滴给她们。诺娜女神不仅掌管着人的命运,甚至还掌管着阿斯神的命运。每逢一个婴儿出生,总有一个诺娜要到场,来决定新生婴儿的命运。

寰宇中还有精灵。精灵只是一般意义上的超自然生灵,不是原始宗教信仰中受人供拜的神祗。和诺娜与人类命运息息相关一样,有些精灵也是和人类的各个家族息息相关的。有的精灵被称为家族精灵,有些被称为伺候精灵,它们都是家族的守护精灵。每个家族都有自己的守护精灵,她们是肉眼看不见的女性精灵,伴随族人从出生到死;有时家族精灵会显身、或者在梦中给她们的朋友提出一些忠告,或者警告她们的朋友提防危险。伺候精灵,一般来说是作为一种动物而守护着一个家族的。一个家族的伺候精灵是什么动物,和这个家族的主要人物的性格有密切的关系。权势很大的酋长的伺候精灵往往是熊、公牛,机智者的伺候精灵就可能是狐狸。下面是一些有趣的传说。

冰岛人格鲁姆是一个古老家族的后裔。他的一族自古以来在沃斯地方一直很有威信,还和挪威的一些国王有亲戚关系。格鲁姆长大成人之后,动身到挪威去看望他的亲人。他首先去了沃斯,到他的外祖父魏格弗斯那里。魏格弗斯一开始对他比较冷淡,把他的座位排得很低。有一天,大家在大厅里就座之后,走进来了他的远房哥哥毕约尔恩及其伙伴。毕约尔思是一个以到处闹荡、欺压农民出名的家伙。这位不速之客来到大厅里,走到每个人跟前,问在座的人是不是有敢和他比试比试的,可是没有人和他搭腔。最后他走到了格鲁姆座前,格鲁姆缩到了凳子一边,不抬头也不搭腔。“为什么这个人不能像个人样地好好坐着?问到他的时候也不好好回答问题?”毕约尔恩这样讥笑道,然后又用脚踢他,要他像个人样地坐好,并问他是否愿意比试比试。格鲁姆说自己绝对不能和他一样,因为在冰岛,人们会把像他这样在别人家里撒野的人叫做白痴的。同时,他一步跳起,抄起一根柴火棍就朝毕约尔恩的头上砍去。毕约尔恩摇晃了几下,便倒在了他伙伴的身上,一伙人也全倒在了地上。格鲁姆一下子扑了过去,用柴火棍把那一伙人全都赶出了大厅。在回到大厅的时候,魏格弗斯走下王座,过来迎接他。他对格鲁姆说道:“现在,你真正表明你是我们家族的成员了!我一直都这样期待着。现在你要陪我一起坐到王座边。”后来格鲁姆就光荣地和他的外祖父坐到了一起。格鲁姆要动身回家的时候,魏格弗斯为他准备了一条很好的船。在分手的时候,外祖父给了他许多礼物,对他说:“估计我们不会再见面了。这里是几件珍贵的东西:一把剑,一条投枪和一块裘皮。它们都是我们世代相传的东西,是我们十分珍视、十分爱惜的东西。只要你拥有它们,那么你的荣誉和声望便都有了保障。但是如果你把它们变卖的话,那恐怕你就会后悔的。”格鲁姆回到了冰岛,成了一个很有声望、广受敬畏的人。一天夜里,他梦见自己站在庄园外面,目光越过海湾往远处眺望。他看到有一个妇女朝庄园走来,那妇女高大极了,她的双肩竟填满了整个山谷。他迎着她走去,请她到庄园里来。接着他就醒了,躺在那里回味他的梦,他明白外祖父魏格弗斯死了,家族精灵现在来到了他这里,他是魏格弗斯族中最好的继承人。后来有船只从挪威来的时候,果然有人向他通报了魏格弗斯的死讯。

家族精灵的形象也常常是动物。冰岛有一个年轻人,名字叫做索尔斯汀,人们给他取了个外号叫做牛腿。他的父系一族和母系一族都是望族。他的父亲是殷纳尔·汤贝斯凯尔沃的亲戚,他的母亲娥珥妮是冰岛一家富有农民的后代。但是索尔斯汀来到世上的时候,是很不幸的。有一次,他的父亲出外经商,在娥珥妮的哥哥家做客时勾引了娥珥妮。就在娥珥妮要分娩的时候,他抛弃了她,而且临走的时候还对她说了咒骂的话。娥珥妮的亲人不愿意承认这个孩子,他们把他交给一个奴仆,要他把孩子扔到庄园外面。奴仆在扔掉他之前,用一块布把他包住,在他嘴里塞了一块肉,然后把他放在一棵树下。有一个农民走过那里,听到了孩子啼哭的声音,顺着声音找到了躺在那里的孩子,那块肉已经从孩子的嘴里掉了出来。他把孩子抱了回去,他的妻子也很喜欢这个孩子,便收养了他,让他受到很好的教养。一天,索尔斯汀跑回他母亲的庄园,正碰上他的老外祖父盖特尔坐在那里喃喃自语。小孩飞跑着想逃走,不料被绊了一下,跌倒在盖特尔的跟前。盖特尔看见他跌倒的时候,不禁大笑起来,但是娥珥妮却哭了。索尔斯汀爬起来,走到盖特尔跟前,问他为什么觉得好笑。老人回答说:“你进来的时候,我看见有一头熊跑在你的前头,它看见我的时候,突然停住了。于是你便栽到了它的身上。这样看来,你的出身要比你现在的家世高贵一些。”孩子坐到了盖特尔的身边。老人和他聊天,一直聊到天黑,索尔斯汀站了起来说,他该回家了。“你只管常常来。”老人说道,“显然你是来找人的。”索尔斯汀离开盖特尔出来的时候,娥珥妮站在厅外,给了他一件新衣。后来娥珥妮的哥哥从索尔斯汀的养父那里了解到这孩子是拾来的,索尔斯汀就是娥珥妮的孩子。他十分高兴,把索尔斯汀领回到自己的身边,并重赏了那个十分细心的奴仆。索尔斯汀后来成为一个很受尊敬的人,国王奥拉夫·特吕格弗松在斯沃尔德作战的时候,索尔斯汀也在他的军中。最后,他和国王一起战死在沃尔门·兰厄。

还有一次,有两个农民,他们中间有很深的隔阂。后来他们经常打斗,闹得左邻右舍都不得安宁。一天夜里,附近的人看见从其中一个农民的庄园里跑出一头公牛,从另一个农民的庄园里跑出一头熊。两个家伙斗了一整夜,那块地被它们踏得就像耕过一样。第二天早晨,邻居们到他们家去时,看见两个农民都躺在床上,浑身无力,动弹不得。

感觉敏锐的人,在别人的家族精灵来到自己身旁的时候,是会有感觉的。要是有人看见了别人的家族精灵,那他就应该明白,这表示那个人正在打他的主意,不管他打的是好主意还是坏主意;或者有人会来看望他们。奥拉夫·特吕格弗松还是一个婴孩的时候,就是由于他的外祖父埃里克的这种警觉,才得以从龚茜尔德手中解救出来的。特吕格维被埃里克·布洛兹虞克瑟的几个儿子杀死的时候,他的遗孀阿斯特里兹带着她刚出生的儿子逃到了她父亲那里藏身。一天,埃里克对他的女儿说,家里来了很强悍的精灵,像是显要人家的家族精灵。他预感到,龚茜尔德估计到了特吕格维还有儿子活着,要派人来把特吕格维的儿子除掉,于是劝女儿带上她的儿子躲到瑞典他的朋友那里。后来奥拉夫在九岁的时候被舅舅带到了霍尔姆郭国王弗拉基米尔的宫廷里。在他到达之前,那边聪慧的人感觉到异邦有一个非常强大的家族精灵到他们的国家来了,、因此认为不久就会有一个有权势的人要到来。陌生人的家族精灵来到一个人身边的时候,这个人常常会发困,要是他正在睡觉的话,他就会梦见狼或者熊毗着牙冲他们跑来。

家族精灵往往在一个人临死的时候显身。冰岛默德鲁威利尔庄园的顾兹蒙家就出现了这样的事情。一天,顾兹蒙骑马去地方官那里去,说要到晚上才回来。他的弟弟殷纳尔在家做了一个怪梦,看见一头长着大角的公牛穿过村落朝默德鲁威利尔走来,一直走进他们的庄园,从牲口棚走到仓库,又走到储放食物的地方。它将庄园里所有的屋子都望了一眼,最后,它走进大厅,走上主座,就死在那里了。晚上,顾兹蒙回到家里。他把一间间屋子都看了一遍,然后进到了主厅里。他让人送吃的给他,但是,他抱怨牛奶不够热。不论人们给牛奶加热多少遍,他依然说奶是冷冰冰的。接着,他就倒在主座上死去了。

天地初成的时候,寰宇中有一种精灵叫做阿尔夫。阿尔夫有黑白之分。白阿尔夫生活在地上,受到阿斯神弗莱尔的监管;弗莱尔居住的地方就叫做叫阿尔夫海姆。有时阿尔夫也是家族的守护精灵。在盖尔斯塔兹,有一族人占据着维斯特佛尔德,他们把阿尔夫看成是自己一族的家族精灵。这一族的始祖名叫奥拉夫,他把他们的族姓定为盖尔斯塔兹阿尔夫。奥拉夫·盖尔斯塔兹阿尔夫是古北欧的著名英雄。黑阿尔夫则像矮人一样生活在地下,他们也不喜欢人类。黑阿尔夫和矮人往往是混在一起的。

天地初成的时候,霜巨人悲尔格尔米尔及其妻子繁衍了后来的巨人族,居住在乌兹郭,位置在环绕着弥兹郭的汹涌澎拜的大海边,世界最远的一隅。巨人们身材高大,十分野蛮强悍,有着黝黑的皮肤和毛发,有的长着好几只手和好几个头。大部分女霜巨人都十分丑恶可怕,但是其中也有美得惊人的少女,例如葛珥丝。巨人们拥有大量的牲畜:牛、羊、马和狗,他们的公牛有的长着金角。他们害怕白昼,女巨人总是避开白昼,在夜间骑马奔跑。巨人之间有时也有纠纷,但是他们绝大部分时间是忙于对付阿斯神祗。巨人族是阿斯神祗和人类的大敌,但是他们并不总是非常恶毒,有时还有些单纯,还心存善意。巨人的活动范围,一直延至到人类居住的弥兹郭。弥兹郭非常富饶,到处都是肥沃的田野,丰产的作物。这个世界还有碧绿的牧草,牲口到处走来走去,膘肥体壮。

但是,周围巨人居住的地方,则是杂草丛生的原野和广表的森林。原野里布满着光秃秃的乱石,或陡峭的绝壁,奔腾咆哮、冰冷的河水从绝壁泻下。另一些地方的居民点被巨大的森林包围着,很少有人胆敢闯进去。闯进去以后,要是没有机智,没有手段,那就休想活着出来。闯进去的人必须在盘根错节的藤树中间,在东歪西倒、腐朽的树干之间,在密密麻麻的荆棘丛中艰难地开路。树荫下到处是绿萍覆盖的水塘和深泽,充满烂泥腐叶和恶臭的泡沫。一切都预示着不祥。巨人的家就在这样的荒原,这样的荒山,这样的杂丛和森林中。巨人常常以人的形象出现,但是体形比人更大,四肢更壮硕。人们走在野地里的时候,有时突然会遇到一场大雨,或者一阵雪。然后,突然看见前面有一个女巨人,而那糟糕的天气,正是她用鼻子喷出来的。她的脸庞是灰黑色的,人们长毛发的地方,她是秃的;人们皮肤光滑的地方,她却长满了毛。她的耳朵很大,垂悬着,手则像爪子一样。她要把行路的男人引到她在山里的洞穴里去,有时是善意的,有时是强迫着。而这男人是不是能活着出来,就全看他的力量和运气了。巨人具有很大的杀伤力,吹一口气或者哪怕就是看人一眼,也能致人于死地。要是牛跑进了茫茫的森林中,农民再找到它的时候,会发现他的牛得了一种奇怪的病,就像有精灵在它身上吹了毒气。在巨人居住的地方,尽是些叫人毛骨悚然、令人视觉紊乱的事物。有的人进到巨人的领地,出来后便会神经错乱,所见的东西完全不是原来的样子了。有许多关于人迷乱在巨人住处的传说,他们经过千辛万苦,克服了许多危险,才逃脱出来。

曾经发生过这样一个故事。有一回,一个丹麦国王冒险闯进乌兹郭去,想亲眼看看巨人住的地方,去经历那里面的危险。他找到一个名叫索尔柯尔的闯荡过天下的冰岛人,雇他做向导。他们带上一大队人马,来到挪威最北面的地方,朝山中走去。他们遇到一处从山石上汹涌泻下的激流时,索尔柯尔知道他们已经快到巨人的领地了。他给了同伴许多忠告,说他们是否能保住性命完全要看是不是注意到他随时提出的警告。他说,若是遇见住在那里的人,千万不能和他们讲话,因为巨人能捕捉人的声音,用声音加害于他。如果送来食物,一定不要去尝,否则便会被精灵迷惑住,再也记不得自己的家,或是记不得自己是谁,甚至于完全丧失神智。他还警告说,不要确信眼见的那个东西;用手去抓在路上看见的东西是很危险的,很可能一下子就被僵住不能动弹,再也无法摆脱,或者拿到手中的东西会变成很危险的东西。

继续往山里走的时候,他们遇到了一个高大魁梧的人。那人通报了自己的姓名,向他们表示欢迎。他说他的名字叫做顾兹蒙,是巨人盖尔络虞兹的弟弟。他带他们到家里,安排他们在厅里坐下。国王和扈从坐在一起,离主人家的人远远的。顾兹蒙问索尔奥尔,这些客人为什么都一声不吭。索尔阿尔回答说,他们很不好意思,因为他们不懂本地人讲的话。接着顾兹蒙还注意到,这些异乡人都拿出自己随身带来的食物,一点没有碰主人桌上的食物。顾兹蒙向索尔柯尔抱怨他们没有礼貌,索尔柯尔说,客人当然很感激顾兹蒙的盛情款待,至于只吃自己带的食物,那完全是出于健康的原因。因为他知道,吃自己不习惯的东西很可能会生病。晚间,他们在顾兹蒙的家里过夜,顾兹蒙让他的女儿和女佣来引诱客人。国王的四个随从没有经得起女色的诱惑,于是完全丧失了神智和记忆,忘记了自己是谁,是从那里来的。

第二天早晨,他们渡过了那条把人的世界和巨人真正居住的地方隔开的河。他们往前走,一直走到一个很大的山洞,那是盖尔络宇斯居住的地方,门前有凶猛的狗守着,朝着他们咆哮。索尔内尔把一只涂抹了油脂的牛角扔了过去,狗就顾着舔骨头去了。盖尔络宇斯住室的门开得很高,他们要爬许多级台阶才上得去。石屋的屋顶上吊着长枪,地上有各种各样的蛇在爬,满地都是肮脏的废弃物。屋子的最里面坐着一个魁梧的巨人,有一根铁杆戳透了他的身子,他的旁边有几个女巨人,背脊骨都断了。他们的身边放着金圈和其他的珍宝。索尔柯尔对国王说,他们那个样子坐在那里,是索尔神的威力的明证。有一个人伸手去拿一个金圈,那金圈立即变成了一条毒蛇,毒蛇就用牙来咬他。另外一个人伸手去模一只很珍贵的角,但是那角一下子变成了一条龙,用它弯曲的身子缠死了摸它的人。索尔柯尔被摆在屋角的一顶珍贵的帽子吸引住了,大家看见他朝那顶帽子走过去的时候,便一起扑了过去。突然,一个巨大的声音把屋子震得摇晃起来,同时从屋子的四角蹿出来许多怪物。国王和他的一伙人用枪和箭来保卫自己,但是只有二十个人逃出来,其余的都被巨人撕碎了。

宇宙的一切自然力都由阿斯神控制着,每一种自然力受到特定的阿斯神的指挥,阿斯神总是指导自然力为人类效劳。但是阿斯神并不是能指挥自然力的唯一神灵,有时甚至不是主要的指挥者。例如,尼约尔德指挥风,指导风的方向,但是赫莱斯威尔格也可以指挥风,他有时甚至会是风的主要指挥者,赫莱斯威尔格变成一头鹰的形状,蹲在天空的最北隅,扇动双翅制造刺骨的北风。只要自然力被恶精灵(例如霜巨人)控制,便会给人类带来灾难。控制自然力的恶精灵中最强悍的是佛尔尼约特和他的子孙。佛尔尼约特的一个儿子名叫勒尔,也叫埃吉尔,是其中最突出的,他指挥着海洋,他的居所在加特伽特的勒斯岛。起初,埃吉尔并不服从奥丁,但是后来他被奥丁锐利的目光镇服。埃吉尔每年冬天都要为阿斯神祗们举行一次宴会。埃吉尔的宴会厅是用闪光的金子来照明的。埃吉尔有两个机灵的仆人,费玛封和他的妻子埃尔迪尔,他们为埃吉尔招待客人。珞基奚落阿斯神和阿旭妮娅神的事件,就发生在埃吉尔的筵席上。奥丁也邀请埃吉尔到阿斯郭去做客,并很好地款待了埃吉尔。但是,埃吉尔凶暴的脾气有时也会发作。如果在海上,就会卷起风暴。埃吉尔的妻子名叫冉,总是和航海者作对。她有一张大网,想方设法要把航海者网走,带到她的海底住所。埃吉尔和冉有九个女儿,她们的名字代表着海上的九级波涛。冰岛的吟唱诗人在他们的歌中常常把波浪叫做埃吉尔或者冉的女儿。

前面讲过,阿斯神祗用宇米尔肉上长出的蛆虫造成矮人一族。阿斯神祗让矮人生活在乌兹郭,生活在地下。矮人们除了矮小外,长相还极丑。他们在山岩里或者土丘里营造他们的居所,并且是很有手艺的金匠和铁匠,他们打造出来的金首饰和兵器全是精美绝伦的。阿斯神祗们使用的有名武器、女阿斯神祗使用的首饰大多出自矮人之手。矮人嫉恨阿斯神祗和人,极不愿意和阿斯神祗打交道。他们会魔法,若是他们被迫为阿斯神祗打造兵器或者首饰,也总要让他们的工艺品附上某种魔力,让得到那件工艺品的神祗遭受厄运。不过,矮人有时还是帮助了阿斯神祗的。冰岛古文献中曾经提到过许多有名的矮人。《韵文埃达》的开篇《沃卢斯谢中就列举了一大串矮人的名字,其中最有名的是默兹索格尼尔和笃林。

此外,乌兹郭还有无数动物形状的巨人和怪物。在森林里,在荒原上,到处都是恶狼。这些凶狠和贪婪的野兽,吃人类的尸体,把尸体吃得干干净净。他们总是饿着在寻觅食物;要是找不到吃的,它们就相互厮打,要撕碎对方。它们反复无常,性情残暴,对敌人和朋友全都一样。在这一点上,它们和巨人的亲族以及人类当中那些不分亲仇、不分善恶的败类是一致的。在耶尔恩斯考恩原始森林中,女巨人生下一个又一个灰黑的、充满体臭的巨人。他们当中有的极其野蛮和贪婪,竟跑到天上去啃天光。亥惕或者叫做摩尼伽尔姆的狼,竟去追赶夜光,他把人的尸体披在自己身上,当它的口咬住月亮的时候,月亮的皮肤便会脱落,整个天空便会被从它的口角流出的撒满天地的血染成一种令人极不舒服的红色。另外一头狼,斯科尔则在空中追赶太阳,所以太阳就用一种颤抖的高速奔跑。巨人赫莱斯威尔格坐在世界最北面的边缘那里,披着鹰的羽衣,他一扇动翅膀,便会有刺骨的风暴刮到地上来。如前所述,约屯海姆的女巨人安格尔玻达和珞基生下了三个孩子。第一个孩子是儿子,大狼焚里尔。他是天地间一切贪婪的鼻祖,焚里尔由曲尔养着。他们的第二个儿子名叫弥兹郭斯沃尔门,是一条大蛇。他们的第三个孩子是一个女儿,叫做黑尔。奥丁知道珞基有这三个孩子的时候,就大怒起来,把弥兹郭斯沃尔门抓起来投到围绕大地、咆哮不已的大海深处。但是他渐渐长大起来,盘成一团,用嘴咬住自己的尾巴,躲在海底,把大地围住。黑尔被阿斯神祗推到尼夫尔海姆,她身子的一面黑得就像一具腐朽的尸体,另外一面则是新鲜皮肤的颜色。奥丁让她在尼夫尔海姆接待那些死于年老、多病,或者死于意外、不光彩原因的人的魂灵。她的那一大片地方就叫做黑尔(地狱),她在黑尔正中叫做埃尔巨斯尼尔的地方居住,那里一片漆黑。她在埃尔巨斯尼尔的四周用木棍围了一道高高的鲸齿围栅,围栅有一道很结实的门,叫做黑尔门,由凶狗伽尔姆看守着。黑尔的旁边便是赫维尔盖尔米尔果,巨蛇尼斯扈格便盘踞在那里。赫维尔盖尔米尔泉的边上是死尸滩,黑尔收留的人都聚在那里。黑尔屋子里的东西就和她本人一样令人毛骨惊然,她邀请客人歇脚的塌叫做病塌,挂在病塌四周的是用恐惧做成的帘子,去她那里的人首先必须跨过一道叫做棘约尔的河和一道绊脚木门槛。黑尔的男奴名叫同拉惕,女奴名叫冈勒虞斯,他们的腿脚都不利索,给客人端食物的时候总是走得慢吞吞的。

巨人和矮人的世界乌兹郭的情形,就是这样的。到了夜间从乌兹郭散开来的黑暗,笼罩着紧挨着的人类的住所弥兹郭。在昏暗中鬼怪和幽灵都钻了出来,这就是为什么夜里走路不如白天那么安全。鬼怪和幽灵会斗胆地钻进大门,在黑暗中他们的力量也比在阳光照射下要大得多。巨人和妖怪总是伺机把人整死,搅乱人的生活。要不是人的守护者索尔保护着人类,用他的斧头威慑着这些妖魔,那大地早就变成一片荒芜。

阿斯郭那边,总有这样那样的事情发生着。发生的事情都是大事,都是对阿斯神祗、对弥兹郭和乌兹郭的生灵有巨大影响的大事。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事情越来越沉重,直到最后,那边发生的事情竟把阿斯神祗以及人类都一起引向灭亡。应该说,这一切都要归咎于阿斯神祗自身,是他们没有遵守诺言。受到恶势力的引诱,阿斯神祗竟用狡诈和模棱两可的语言来玩弄权术,希冀以此求得安全。他们每一次对诺言的违背都要在他们自己的生活道路上投下一个长长的阴影。恶势力总是要用更加邪恶的东西来保卫自己的,阿斯神祗们为了对付他们最可恶的敌人,不让敌人毁掉一切,必须在自己的勇敢中掺进狡诈和欺骗。就这样,神祗们在自己的胜利中也迈向了灭亡


 

 
发表自《小隐在线》,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内容仅供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