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岁月的蜡封 - 评《帝国的覆灭》(节选)
 
作者:九皋鸣鹤
 

 
1、前言
 
 
 
二战以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屠杀而被载入史册,不光包括军人之间的厮杀,也包括对平民的有计划有组织的屠杀,以及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使用导弹和原子弹。直到今天,二战的硝烟依然没有从人们的心头散去。那段可怕的历史对于整个人类而言是永远不会淡去的。反思仍然在继续着。有关二战的故事片、纪录片、书籍等等可谓汗牛充栋。其中既有讴歌胜利个大无畏情怀的宏片巨制《解放》,也不乏《拯救大兵雷恩》、《辛德勒名单》这样的不朽名片,更包括《地道战》、《地雷战》这样的游击战经典,也包括一代喜剧大师卓别林创作的《大独裁者》。而在这林林总总的影片中,最近的和在全球引起前所未有的巨大轰动和争议的,当属二战胜利60周年前夕创作的《帝国的覆灭》。
 
 
 
2、影片简介
 
 
 
1945年4月末,德国柏林——这座自1939年战争爆发以来成为欧洲“首都”的城市,已笼罩在苏军漫天炮火的无情打击之下,风雨飘摇的第三帝国历经13年终于走到了它的尽头。这时,在柏林市中心帝国总理府的地堡中,帝国昔日的显要们上演了第三帝国诸神的黄昏。本片就在这样的背景下展开。
 
《帝国的覆灭》(Der Untergang) 的创作来自历史学家约阿希姆。费斯特的《希特勒的末日》(2002)和希特勒最后的女秘书特劳德尔。琼格的回忆录《直到最后时刻》(2002)。琼格生于1920年的慕尼黑,22岁时被希特勒选作私人秘书。她一直供职到希特勒自杀并记录了希特勒的遗嘱,最后和一支小分队一起逃出地堡。这部由德国著名导演奥利弗·西斯贝格导演的德国影片首次将以往只是作为背景人物的希特勒置于舞台中心,描绘了他在地堡中的最后12天。它以希特勒的一位女速记员的视角观察着帝国最后的一幕,逼真再现了苏联红军攻克柏林,希特勒同新婚妻子爱娃·布劳恩自杀于地堡中等历史事件。影片去年9月份在德国公映,随即推向全球。在德国,该片取得了3000万欧元的骄人票房,同时甫一公映便引发争论,因为它打破了一个禁区,“打开了重评纳粹的潘多拉盒子”——西斯贝格将希特勒从魔鬼还原成了人,还原成一个“可能引起人们同情的末路英雄”。在媒体热炒的影响之下,短短一个月内有300万人被劝进了电影院。当月,《汉堡周刊》为这部影片做了17页的专题报道;德国历史学家第45届大会上甚至同意专为该片举行一天辩论;德国前总理科尔也斩钉截铁地说,这部电影拍得很值,希望有更多的人能看到。而在巴黎公映时,电影院场场爆满,巴黎媒体更是持续高烧,每天都有人议论这部富有争议的影片。有人认为,《帝国的覆灭》对希特勒的描写过于人性化,有美化纳粹之嫌,也有为数不少的电影专家对这部冷静客观、以人文主义表现手法拍摄的电影盛赞有加。
 
导演西斯贝格说:“我的电影非常有争议。作为电影人,我们向当年的受害者展示的不是一个魔鬼,而是一个人。我很为这部电影自豪。”该片赢得了德国顶级电影荣誉奖之一的巴伐利亚电影观众奖。
 
 
 
3、希特勒其人
 
 
 
阿道夫·希特勒作为二战的始作俑者,成为了人们口中的“恶魔”、“撒旦”、“疯子”。世人对他的充满了厌恶、唾弃与恐惧,人们眼里的希特勒早已不是一个正常的人。在光影的世界中,电影人也用自己的方式为这个“人间撒旦”勾勒出了完全不同于现实的喜剧形象。于是,银幕上就有了《大独裁者》中那个抱着地球仪跳舞的小丑;《圣战奇兵》中热衷于给人签名的自恋狂;甚至《王中王》里希特勒及其“姐姐”的滑稽表演。如果说以上还只是带有喜剧意味的讽刺的话,那么大多数严肃的历史影片在涉及这段历史时,也不约而同的将希特勒塑造成一个丧失理智的疯子和邪恶的符号,譬如在前苏联的《解放》系列。好像只有这样的塑造才是反纳粹的。在艺术家们的不断塑造之下,希特勒渐渐脱离了人的范畴,成为了一段历史背景,一个邪恶象征,一种疯狂符号。而德国,作为二战元凶国,对于这个形象的塑造则充满了顾虑与禁忌。
 
令许多人不安的是,在琼格的记忆里,希特勒是个有教养、受人尊敬,做事斯文的领袖。当她打字跟不上希特勒的速度时,他会很温和地对她说:“我建议我们重新来一遍。”在容格请求赐给她一颗毒药的时候,希特勒说:“我倒是宁愿给你一个更好的其他礼物。”所以,直到希特勒自杀,琼格对他始终心存敬意。该书还透露,希特勒是一个素食主义者,他爱吃巧克力蛋糕,喜欢与狗窃窃私语,与情人爱娃。布劳恩结婚前,他还当众吻了她。希特勒多少有些多愁善感,他不让别人在他的办公室里放花,因为花会凋谢,他不喜欢看到死去的东西。
 
直到这部《帝国的覆灭》出现在世人的眼前,影片中的希特勒才不再只是一个抽象的邪恶符号,而成为了一个有血有肉的人。导演正是要突破德国电影的这个禁忌,以一个相对客观的视角反映这个令整个欧洲几乎陷入毁灭的男人和他的追随者们最后的时光。影片从琼格的书里提取大量素材,赋予了希特勒极其人性化的一面。
 
片中的希特勒除了在和那些他认为胆小懦弱的将军们谈论军事行动时,会表现出怒不可遏与歇斯底里的夸张表情,他显得总是非常温和,对女性总是彬彬有礼。他有着良好的生活习惯,吃素食、不喝酒、不吸烟,甚至不许下属在自己面前抽烟。片中有一个情节:希特勒的副官奥托。京舍夜里在地堡外烧文件时叼着香烟,见希特勒从背后走来,立刻把烟头丢入火堆中。他也会流泪,会陷入深深的绝望,而对于一般女士也会表现出与他人一致的温和态度。他对爱娃的吻让人看到一个男人心底的温存。但苍老的面容、绝望的眼神和因病态而不断的颤抖左手,这一切都预示着这个男人与他一手缔造的“千年帝国”的末日已为时不远。面对盟军的两线进攻,战争的失败已成定局,可希特勒却表现得不愿意接受事实一样,寄希望于几支已经不存在的军队,在地图上不断对它们发出反攻的命令。面对已经破灭的美梦,他凝视着墙上挂着的腓特烈大帝的画像,黯然伤神,却又在内心深处期待着奇迹在柏林出现。偶尔清醒的时候,他明白结局已定,只能站在未来德意志帝国首都日耳曼尼亚的模型前黯然神伤。“都结束了”,他的面孔苍老而衰弱,当年演讲台上的激情与狂热早已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身心的疲惫与失望。没落的希特勒,在与情妇爱娃·勃劳恩举行过婚礼后准备自杀,戈培尔夫人哀求他离开柏林,他怀着对帝国的憧憬和对现实的不满说出一句意味深长的话:“明天,我将被上百万人诅咒,那又有什么呢?”也许到了最后,他意识到了自己必须承担由他一手策划的战争悲剧的后果。最后,他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并用火焰把自己送回了地狱。
 
 
 
4、恶魔来自何方?--电影还原真实的意义所在
 
 
 
电影塑造一个“真实”希特勒的意义显然不仅在于艺术丰满的要求,更是一种深层次的反思。历史悲剧的作用不在于让人们记住仇恨,而是看清引起悲剧和仇恨的那些思想精神源头,“以史为鉴,面向未来”。在接受德国《明镜》周刊采访时,奥利弗。西斯贝格一直强调:“希特勒不是魔鬼,他也是个人”,诚如斯言。过去对他的所有刻画只是强调了他作为恶魔的一面,但是忽略了他作为人的一面。这种形象无疑是不真实的,有极大的误导成分。因为它带来了逻辑上的巨大挑战:如果希特勒真是这样,德意志这个以理性思维著称的盛产哲学家的民族怎么会死心塌地的跟着一个”疯子”走向毁灭?那些没有经历过战争狂热症又对历史学毫无兴趣的后人,很容易会把所有的罪恶归结为希特勒的个人因素。断言那不过是疯人院里的一次意外,医生、护士小姐一不小心让个疯子跑了出来,人民又一不小心选择了他掌握国家大权。这种对于战争根源的简单化、戏谑化思维不利于防止悲剧重演,而只会起到反作用。所以,对于希特勒以及历史上其他人物,都只有还原真实,才能够做到更深刻的反省。
 
尼采的“上帝死了”,宣布了神性世界的覆灭,也意味着人类生存的终极意义与价值将无所依傍。此时,自诩为正义与完美的某种精神体就趁虚而入,成为人们继续皈依的对象,而纳粹思想正是之一。它表面标明自己公正严谨,实际推行的却是暴力、强权、侵略和种族主义。纳粹精神主要来源于德国唯心主义者和唯意志论者尼采的思想--“权力意志”。它认为:发挥权力,征服一切妨碍“自我扩张”的东西,统治一切的意志是宇宙的本原,也是最高的生活原则和最高的道德原则。并宣称战争就是“权力意志”最高的实现。于是,在他们的“权力意志高于生命”概念中,生命的意义被藐视,生命和其他一切事物被看成是为实现“权力意志”而服务的手段,而这一目的的实现,正是以无限牺牲个体生命为基础的。纳粹思想通过“自然法则”理论来维护这种反生命反人性的思想,“自然法则”理论就是希特勒所说的:“人性是宗教的呓语,同情是一种恒罪,去怜悯弱者,是对自然法则的背叛。”和教育宣传部长、狂热的纳粹分子戈培尔所说的:“只有强者才能生存,弱者只能被消灭”。这种思想否决生命存在的普遍价值和人的生存权利,从而成为他们抛弃人性、蔑视生命的借口,因此所有的无辜牺牲也都成为理所当然的事情。
 
在纳粹精神引导下,即使到了垂死挣扎的地步,希特勒仍不忘记炫耀自己的功绩:”我唯一骄傲的是公开与犹太人斗争,并肃清了犹太流毒”。临死之前,戈培尔仍然认为自己是”纯洁而清白”的人,而看看电影中那些一直追随希特勒脚步的人--戈培尔夫人从容杀死自己六个孩子时,难道她真的没有人性与母性了吗?其实正相反,她太爱她的孩子们了,以致作为一个母亲她无法忍受自己的后代生活在”没有元首和国家社会主义”的世界,而决心亲手毒死自己的六个孩子。戈培尔夫人毒死孩子的那段情节,大可看作是对当时社会现状的一种隐喻:大多数的孩子听从了她编造的谎言,喝下了迷药,然而即使是这盲从的大多数,也并非无知无觉,最小的女孩说:”地堡里不潮湿。”很轻易地,谎言就被戳穿了。最大的女儿海尔达意识到这是一个骗局,她拒绝喝药,但是最后还是被强迫就范。真实是无法掩盖的,无论是被欺骗还是自欺欺人,或者是被迫,人们受到了蒙蔽后都只有面对现实。无论是相信了纳粹的煽动和承诺、笃信那些光荣与梦想的人,还是在暴力下被迫顺从纳粹精神的人,结局都只有一个--死亡,而且是为连自己都不明白的思想去牺牲生命。
 
人们为了追随纳粹思想,不断忽略生命、损害生命,并且这些狂热思想的目标、过程和结果,不是和平与生命的勃发,而是战争和生命的毁灭。但是,假如仅仅从善恶上去判断和区分历史现实是不确切的,对所有这些陷入狂热思想的人来说,恶行只是在遵循一种”时代道德”,他们只感觉自己是在为”光荣与梦想”执行任务,而无限忽略给自己行为对象带来的痛苦和毁灭。使他们做到这点的,正是“权力意志”及”种族主义”等反人性和反人类的思想。这些思想使他们把那些与自己不同的人视为异类和无意识无感情的非人类,然而他们的”和平”都是建立在战争和侵略的基础上,他们的”组织性”都是以牺牲生命和反人性为代价的。被狂热思想鼓惑的民众信任、崇拜和效忠于纳粹集团,为他们而战,但人们不过是他们地图上的一面小旗、战场上的一颗子弹,或者只是坦克下的一块石头。
 
把一切战争罪责放到一个人身上,并不利于肃清纳粹遗毒。影片正是以不偏不倚的方式向观众描绘了作为“人”而不是“魔”的阿道夫。希特勒--“魔”的背后是一个同样充当了权力意志和英雄主义精神替罪羊的人,同样是这些意识形态预设的疯狂逻辑的殉葬品。希特勒就说:“如果我的人民不能忍受这种折磨,我不会为他们流一滴眼泪,他们得到了他们应该得到的,这是他们自己选择的道路。”
 
虽然,电影赋予了希特勒人性化的一面,但这绝对不意味着为纳粹涂抹口红或是对法西斯进行所谓的“美化工程”。影片并没有美化希特勒来回避他作为恶魔的一面。片中他在面对部下的动摇和叛变时与没能“反攻”的军队,发出他惯有的歇斯底里式的咆哮;当斯佩尔认为他的焦土计划将剥夺人民继续生存的权利时,他却说:“如果战争失败,人民也损失些算什么呢?”;他命令下属毒死他的狗,然而他又不忍心地转过了头,但是当阿尔伯特提醒他想想人民的时候,他却说:“如果我的人民不能忍受这种折磨,我不会为他们流一滴眼泪。” 谈起残酷铲除异己,他后悔还不够冷酷……他残存的人性是与他的纳粹思想相悖的,只是最后他选择了“权力意志”而放弃了自己的和所有人的生命。
 
作为一个人,其人格就必然存在矛盾的一面。希特勒在生活中、在不接近政治时可以是和蔼可亲的,不能否认他有着很强的人格魅力。但这种“人”的一面并不能拒斥他“魔” 的一面。我们每个人都有既有“人”的一面,也有“魔”的一面。这里可以展开两方面的思考:
 
(1).政治家“人”的一面并不能说明什么。诚如过去有人所说,西方选举制度在选择政治家的时候,选民们往往过于关注个人生活的一面,如此一来,30年代的一个政治家一定会成为明星,因为他不抽烟、不喝酒、不闹绯闻、喜欢小动物,此人就是希特勒。
 
(2).政治家“魔”的一面要是碰上了合适的土壤,所引发的后果将是灾难性的。希特勒的另一面:偏执至疯狂的人种进化论,极端的思维方式……这一切危险因素倘若不融入政治活动中,可能并不会被诱发。一开始,他也许只是对于其他人种有一种模糊的偏见罢了。而在其不断获取权力的过程中,偏见也随之不断的膨胀。并且这些思想又正好满足了当时德国社会的心理需求,最后使得整个国家为之一起疯狂。
 
 
 
5、黄昏中的诸神--第三帝国众生相
 
 
 
影片的另一大看点是在已陷入绝境的柏林,第三帝国的政客、军人、平民面对这个曾经给予他们无限荣光与幻想的帝国的覆灭所做出的表现。对于影片中的军人,导演大多作了正面的评价。责任、勇敢、牺牲,这是象征德国精神的普鲁士军人几百年的信条。抛去这场战争的正义与否不看,德国军人从始至终的表现都是出色的。直到战争的最后一刻,他们也在用行动实践一个军人对国家的责任。
 
大树将倒,猢狲尽散之时,人们有的接受事实,决定活下来;有的无法接受,决定结束自己。那些曾经发誓致死效忠于希特勒的将军、部长们找各种借口逃出柏林。尽管帝国即将灭亡,但纳粹精神却依然腐蚀着德国人的思想。那个在街头操作高射炮的青年军人,脸上虽挂满稚气,但依然坚信能够击退苏军的进攻。与他同在一个阵地的少女在自杀前,坚定的行了一个纳粹军礼。幸运的是大多数德国人清醒了,他们坚持活了下来。他们不但从一片断瓦残壁中重建了一个新德国,同时也从心灵深处重建了整个民族的思想。
 
 
 
6、反思的不仅仅是德国
 
 
 
除了希特勒之外,影片还有另一条主线。医生申克出于对生命的理解,救助一切需要帮助的人,即使到战争的最后一刻,他仍然在执行医生的职责--拯救生命。他的奋不顾身、坚定无私,不是为了战争的需要和所谓的英雄式的荣耀,而是出于对生命的珍爱。但是他试图救出被“战场纠察队”追杀的逃生的人,却又不得不看着这些老人死在“战场纠察队”的枪下;他劝外交官海维尔不要为了狂热的思想而牺牲自己的生命,最后的结果还是海维尔“以死效忠”。种种所见,与他对生命的态度无疑是相悖的,所以当一个队长说“俄国人到来的时候,我们不能投降,我们对他们射完所有的子弹,最后一颗子弹留给我们自己”的时候,申克终于愤怒了:“这种堂而皇之的谋杀和自杀难道就是我们唯一的选择吗?!”
 
一位父亲到战场寻找儿子彼德,因为他想让儿子活着,但是儿子不愿意回去,他想“为荣誉而战”,就像女孩英格所说:“我们将坚守这个阵地,直到最后一个人。”在战争中失去左臂的父亲愤怒地咆哮:“哪个阵地?这不是一个阵地,这是个陷阱!”父亲对战争含义的理解,无疑比孩子们更深刻,他看到的不是忽略了残酷的荣耀,而是狂热思想的荒谬和生命的珍贵。后来经历了血的洗礼,儿子跌跌撞撞地回到了家,父亲在点着一盏煤油灯的楼梯上等待儿子的归来。妻子告诉他,儿子发烧了,父亲说:“是啊,不过他还活着。”此时,两个疲惫悲苦的人露出了微笑。但是最后彼德的父母还是选择了用自杀告别道德与生存的困境。
 
作为民族的未来,彼德也经历了精神成长的痛苦过程:从小以战争玩具为伴,侵淫在纳粹思想中,以少年的满腔热血为了“元首和国家”而战,在受到父亲阻挠的时候,痛骂父亲是懦夫。在得到十字勋章的荣誉的同时,目睹了战争的残酷,看到一个个同伴惨死在身边,他动摇了,回到了家。而父母的自杀则让他彻底醒悟过来,决心走出战争,寻找新的生活。
 
人民在作为狂热思想的受害者的同时,也成为从犯,他们的罪名就是:助纣为虐。这句话代表了德国民众怀有的普遍的面对现实的态度:他们既然选择了希特勒作为复兴德国的希望,于是他们就应该承担第三帝国陨落后的一切惨痛结果。随之那些年轻的追随者和普通民众开始反思:如何看待历史,如何面对自己和其他遭受创伤的国家和人民,如何重新选择未来的道路。影片结尾,容格与曾经参加过纳粹青年党卫队的14岁少年彼德手牵着手穿过苏联红军的队伍,走过硝烟弥漫的战场,来到柏林宁静的郊区。两个人都曾投入到那份狂热中,也同样目睹了这份狂热所带来的后果。他们坐在残垣断壁之中,眼望着远方,茫然而惶惑,因为这时的他们还不能完全理解眼前发生的这一切。忽然彼德发现了偶然在一座被炮火炸毁的桥下小河里发现了一辆完好的自行车,看着他将车拖出水面,容格露出了笑容。这仿佛是预示着德国人又从新找到了正确的方向,接着我们看到,容格载着彼德无声地穿行在寂静的林间小路,也许他们并不知道方向在哪儿,但是他们无疑是朝着远离战场的方向前进。劫难过后的种种复杂情愫都以无声的方式展现在他们的脸上--茫然、困惑、悲痛、庆幸,最后都归于平静的沉思。夕阳透过茂密的树叶倾泻而出,撒在他们身上,也映照着他们的脸,可以看到,他们眼底的泪水在闪亮。虽然眼神里还带着困惑,但是他们已经有了正视与反省的希望。这似乎就是战后德国民众的写照:坦然面对历史与现实,通过对战争和生命的反思,努力远离战争和战争的源头,无限接近自然和生命。
 
影片最后,女主角的原型,已是暮暮垂老之年的容格夫人,面对镜头的自省和忏悔再次震撼了我们。容格说:“年轻不是借口,这也许有助于理解事情的真相。”
 
对战争的反思和对生命价值的审视是影片耀眼的光点。同时,《帝国的覆灭》表现出德国在对待二战历史的心态上的日趋成熟,在对那段历史的艺术文化表现方面也有了更多的自信。美国《综艺》杂志评价《帝国的覆灭》说:“作为一部有思想的娱乐片,充满深远和长久的影响力,是部优雅的高阶产品。”作为一部反思战争的影片,《帝国的覆灭》已经做到了足够的深刻。从更深的意义上看,无论到哪一天,只要人们还将征服和控制他人、其他民族和其他国家作为自己的荣耀,战争就不会消失,就会有蔑视、伤害和仇恨存在,对生命的忽略和损害也就会一直延续下去。
 
 
 
7、持续的回响
 
 
 
时值二战结束六十周年,在对片中演员们出色、逼真的表演表示赞赏的同时,德国媒体和公众也在思考:是否可以将纳粹德国时期的历史作为艺术创作的主题?是否有必要把希特勒人性化?希特勒禁忌的冲破会给德国社会带来什么影响?就像本片导演导演奥利弗·西斯贝格说过的:“如果艺术史上存在禁区,那么这个禁区早晚有一天会被打破。打破禁区也是完全必要的,因为禁区不会阻挡什么,而只会遮掩什么。《帝国的覆灭》让希特勒作为一个人死去,这样表现才能让观众更好地理解那段历史。” 理解是前提、是基础,只有理解了,反思才有进行下去的可能性。影片希望引起大家对于这一切更为深一层次的反思。导演确实做得十分成功。
 
在《帝国的覆灭》上映的同一年,被禁止70年之久的德国女导演莱妮·雷芬斯塔尔拍摄的纳粹宣传片《意志的胜利》重新发行了DVD并在电视上公映。不久前联合国刚举行了纪念奥斯维辛纳粹集中营解放60周年的特别会议,这些事件次第展开着对二战的全面回忆和重新审视。这些审视和回忆是永远必要的,因为只有随时保持对历史的反思精神和对人性的自省,并真诚地展望未来,人类才能真正远离战争,拥抱和平。
 
 
 
8、我们也需要思索
 
 
 
《帝国的覆灭》通过将希特勒人性化又给我们提出了另一种反思的可能性。那就是希特勒并不只是一个特例而已,崇拜“权力意志”,有着潜在希特勒人格的人还有很多。既然希特勒只是一个普通人,那么假以合适的条件,当埋藏在我们心中的恶之花绽放的时候,历史就会重演。也许狂热是迷人的,但是失去理智的狂热更是可怖的,而反思的意义便就在于让这种狂热离我们远去。从这个意义上来说,需要思索的不仅仅是德国,更包括我们每一个人。曾有某些网友把希特勒作为的社区头像,不妥的原因不是别的,只是因为“权力意志”所代表的黑色的东西--反生命反人性的意识形态。这也让我们深深思考,自己所崇拜的是不是这种黑色的东西。
 
我相信这是迄今为止反思纳粹罪行的最好影片之一,理由很简单:该片将希特勒还原成一个普通人,而不再让所谓的“魔鬼”充当人类良心的替罪羊。如果只是将某些单独的“疯子”作为战争的罪魁祸首,人们就往往会忽略或忘掉更大的战争根源--思想意识形态方面的来源和人性中的暴虐。
 
因此,我们反纳粹反日本军国主义复活,不仅仅反对的是日本对待历史拒不认罪的态度,而更是反对军国主义思想所体现出来的反生命反人性的“权力意志”,反对其精神实质。如果反纳粹仅仅停留在“以牙还牙以血还血”的层次上,那么随着德国的战败,这笔债已经清了,战后德国就没有必要继续反思了,而反生命反人性的意识形态依然可以堂而皇之登堂入室。
 
我们抓流氓没有必要把自己也变成流氓,如果自己也陶醉于暴力和威权的欢宴,津津乐道于征服的荣耀,念念不忘“屠尽满狗,原子弹炸平东京”,那就是把自己也变成《星战三部曲》中的ANAKIN,因为仇恨最终被激发出身体里的魔性,最终成为魔王。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甘地是伟大的,因为他深深懂得:每个人都是天使和魔鬼的复合体,让魔鬼沉睡,不要让恶之花盛开。这也是这部电影最终要告诉我们的。
 
 
 
片名:The Downfall/Der Untergang
译名:帝国的毁灭
导演:奥利弗·西斯贝格Oliver Hirschbiegel
主演:布鲁诺·冈茨Bruno Ganz
亚历桑德拉·玛丽亚·拉拉Alexandra Maria Lara
朱利娅·鲍尔 Julia Bauer
克里斯顿·伯克 Christian Berkel
迈克尔·布兰德纳 Michael Brandner
费边·巴什 Fabian Busc h
贾斯特斯·冯·多纳伊 Justus von Dohnanyi
海诺·费尔希 Heino Ferch Mathias Gnädinger
类型:剧情-战争
片长:150分钟
级别:R级
发行:Constantin Film
上映日期:2004年9月16日(德国)
官方网站:www.untergang.film.de
国别:德国
分级:德国:12 挪威:15 荷兰:16
获奖纪录:
第77届奥斯卡最佳外语片提名
第29届多伦多电影节参展影片
德国巴伐利亚电影观众选择奖
外文别名:
Downfall: Hitler and the End of the Third Reich, T(2004) (USA)
Untergang - Hitler und das Ende des 3. Reichs, Der(2003) (Germany) (working title)
 

 
发表自《条顿节奏》,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内容仅供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