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战的前沿地带 - 关于柏林情报战
 
整理:蚊子掷弹兵
 

 
一、柏林情报战的文件,1946—1961。出自《冷战中国网》

 

43.12.16,OSS伦敦给华盛顿的电话记录,关于战争给柏林造成的破坏,pp.5-9

48.03, SSU(Strategic Services Unit)在46年1月到47年底底在柏林活动报告,pp.11-103

46.10.24, War department Detachment的情报收集,p.106

47.01.10, Richard Helms的关于德国使团的目标,pp.107-108

47.01.16, 给Vandenberg将军的备忘录,关于与Clay将军谈话要点,pp.109-110

48.04.19, 关于利用大批苏联难民的备忘录,pp.111-113

51.03.09, 给Gen Lucien K Truscott的指示,pp.114-116

51.10.26, 在Munich讨论会的备忘录,pp.117-118

46.12.19, 关于SMERSH Department of the Soviet Centrol Kommandatura在柏林活动情况,pp.121-122

47.09.11, OSO信息中心关于苏联情报部门在德国的重组情况,pp.123-126

47.12.09, 给Central Intelligence的备忘录,关于Malinin,pp.127-128

47.07.31, 给Bradley的备忘录,关于柏林的紧张局势,pp.137-139

48.03.16, Hillenkoter给总统的备忘录,关于当前形式和苏联可能的举动,pp.141-145

48.04.02, CIA关于苏联在1948年军事行动的可能性,pp.150-154

48.09.16, CIA关于苏联在1948—1949军事行动的可能性,pp155-166

49.05.03, CIA关于苏联在1949年军事行动的可能性,pp167-170

48.06.09, 给总统的备忘录,关于苏联对西占区合并的可能反应, pp.172-175

48.06.14, ORE考虑苏联对美国封锁的影响的报告, pp.178-180

48,06.28, 中情局给国防部长的备忘录,关于柏林形势,pp.182-183

49.06.30, 中情局给国防部长的备忘录,关于柏林形势, pp.184-185

48.06.30, 中情局给总统的备忘录,关于苏联暗示合并柏林进苏占区,p.186

48.07.15, 关于苏联单方面解除柏林警察官员职务的情报,p.187

48.07.14, 中情局对世界局势的评估,pp.189-205

48.12.10, 中情局给总统的备忘录,关于柏林局势,pp.207-208

48.12.30, 中情局情报,关于苏联进一步封锁柏林的举措, pp.209-210

49.01.06, 关于苏联控制柏林西占区的计划,pp.215-216

49.05.17, 中情局关于世界局势评估,pp.218-229

53.05.22, 中情局关于苏联在54年中期就德国可能采取的举措的评估,pp.237-239

53.07.24, 中情局就东德局势发展对苏联德国政策的影响的评估报告,pp.240-243

53.06.17, 中情局给华盛顿关于东德起义的评论,pp.245-247

53.06.18, 关于封锁柏林边界的情报,p.249

59.05.07, 当前情报摘要,关于苏联在柏林情报机构情况,pp.255-259

70.04, KGB在东德的报告,关于其机构、目标,pp.260-265

58.07.23, 苏联情报和安全,关于苏联在柏林情报机构负责人Pitovranov的情况,pp.267-272

58.11.08, 关于Serov在波兰活动的情况, pp.274-276

55.02.24, 关于苏联情报部门的组织在斯大林逝世后以及贝利亚完全控制情报部门时期,pp278-286

53.02.02, 关于Wolf主持的HVA会议情况,pp.288-295

53.03.07, 关于Wolf主持的HVA会议情况,pp.296-302

59.04.09, 关于Wolf的照片,pp.304-305

73.10.11, 关于Wolf的生平及重要活动情况,pp.306-312

52.12.03, 关于东德的食品的供应和分配,pp.314-321

52.12.05, SED关于限制东德逃亡的举措,pp.322-323

52.12.10, 关于东德建立农业合作社的报告,p.324

53.03.04, 关于SED针对难民逃亡的指令,p.325

56.11.24, 给DDI的备忘录,关于苏联介入介入柏林铁路通道,p.327

53.09.16, 关于美国在柏林挖掘隧道的设想的备忘录, pp.322-336

54.10.18, 给CoM Frankfurt的备忘录,关于隧道掘进当中的进展和早期遇到的困难,pp.338-344

54.10.29, 关于隧道掘进当中的安全举措,pp.346-349

56.08.15, Clanderstine service History program关于柏林隧道被苏联发现,pp.351-365

56, Clanderstine service History program关于柏林隧道被苏联发现的原件, pp.367-393

Clanderstine service History program关于柏林地道对于西方情报信息来源的重要,pp.395-406

58.11.13, 当前每周情报小结关于苏联对西方在柏林地位的威胁,pp.412-416

58.12.11, 当前每周情报小结关于当前东德的内部局势,pp.418-425

58.12.23, 国家情报评估关于在柏林危机中苏联的目标,pp.427-432

59.01.15, 当前每周情报小结关于当前柏林局势,pp.434-437

59.01.16, 当前情报关于苏军在柏林情况,pp.439-441

59.01.21, 关于当前东德情报部门活动情况,pp.442-443

59.02.11, 关于当前东德情报部门活动情况及今后预测,pp444-446

59.02.05, 当前每周情报小结关于共产党反对西柏林的策略,pp.448-453

59.02.12, 当前每周情报小结关于当前东柏林的难民潮,pp.455-458

59.02.24, 国家情报评估关于苏联就柏林和德国问题的可能的举措,pp.460-466

59.03.05, 当前情报小结关于苏联准备从柏林撤出,pp468-472

59.03.27,CIA备忘录,关于苏联在柏林危机中的可能的举措,pp.474-488

59.04.06, 信息通报,关于苏联官员就柏林局势发表的评论,p.490

59.04.30, 当前每周情报小结关于西方进入柏林通道有可能被封锁的问题, pp.492-496

59.05.21, 当前每周情报小结关于苏联与西方外长对话离间西方的情报,pp.498-500

59.06.11, 国家情报评估关于苏联在柏林的策略,pp.502-509

59.07.13, 关于美国在柏林问题上谈判的立场的备忘录,pp.511-513

59.08,27, 当前每周情报小结关于东德推动封锁柏林的建议可能被拒绝,pp.515-519

60.03.22, 国家情报评估关于苏联就柏林问题的态度和策略,pp521-524

60.08.18, 当前每周情报小结关于赫鲁晓夫的柏林策略,pp.525-530

57.11.01, 给DDI的备忘录,关于柏林局势, pp.536-537

59.05.28, 当前每周情报小结关于东德可能推动封锁柏林边界通道,pp.539-542

61.05.11, 当前每周情报小结关于苏联对柏林和东德的政策,pp.544-548

61.06.13, 国家情报评估关于苏联就柏林问题的可能举措,pp.550-569

61.07.28, Penkovskiy关于苏联政治局内部就柏林问题的意见分歧,pp.571-574

61.08.17, 当前每周情报小结关于12-17日局势在柏林的发展,pp.576-582

61.08.24, 国家情报评估关于苏联在柏林危机中的策略,pp.584-587

61.08.24, 当前每周情报小结关于柏林和东德更加详尽的形势发展,pp589-594

61.09.07, 当前每周情报小结关于东德进一步苏维埃化和威胁封锁柏林,pp596-602

61.09.14, 给华盛顿的备忘录,关于柏林墙出现给西方情报活动的影响,pp604-610

61.09.20, Penkovskiy关于第31次会议,pp.612-616

61.09.26, 关于与Helms会谈就苏联大规模军事准备的备忘录,p.618

61.10.05, 国家情报评估,苏联在柏林危机中的策略,pp619-626

61.9.06, 关于8月13日之后的柏林局势,pp.628-631

62.10.23, 给DCI的备忘录,关于苏联有可能针对古巴导弹危机美国封锁在西柏林采取反措施,pp.633-634

 

二:美国退休特工著书披露柏林墙倒塌前后的情报战。出自《新浪》,作者:简维。

 

新闻提示

最新出版的德国《明镜》周刊节选了美国中央情报局一位退休特工最近撰写的回忆录,该文详细记叙了东欧剧变时期东德情报组织崩溃的过程,特别是中情局大规模招募东德情报人员的许多鲜为人知的内幕。

东柏林来了新站长

1988年,41岁的大卫·罗尔夫被美国中央情报局总部派往东柏林担任中央情报局(CIA)驻东柏林站站长。由此,这位已在CIA供职12年的特工再次来到东、西方冷战的最前线。

那时,CIA在东德国家安全部的内部安全局或对外情报总局中还从没打入过一个间谍。CIA倒不是没有在这方面进行过尝试,但是东德情报部门所有“投诚”过来的人,没过多久都被发现是“双重间谍”。

决定收买“卷毛”

这时,东德情报部门的一个工作人员进入了CIA的视线。此人长着一头乱发,因此被CIA的人称作“卷毛”。这个人在东德安全部一个专门负责对外国间谍进行侦控的部门工作,罗尔夫本人就整天被这个部门的人跟踪和监视。

“卷毛”每天都驾驶同一辆车。并停在与前站长家楼房相邻的一座楼,后来发现,实际上是“卷毛”本人住在这个楼里。

这个发现使CIA终于找到了一个机会,可以在远离“卷毛”的工作单位以及他的上司视线的地方与他接触。不过,罗尔夫认为还得准备一个周密的方案,因为搞得不好,会让“卷毛”觉得这是他的上司有意设的一个圈套,以考验他是否忠心。最后,罗尔夫决定,从西柏林把他的前任请来,帮助实施这次行动,因为“卷毛”认识他的前任。

两天以后,罗尔夫来到预约地点,如果“卷毛”同意合作,他将在那里发现一个用粉笔画的暗号。罗尔夫激动不已,他热切期待的东西果然出现了。此后几个月,罗尔夫的副手在西柏林的一家酒店里多次与“卷毛”见了面。“卷毛”也不负众望,将他所知道的东德安全部对外监控部门的内情和盘托出。

“卷毛”原是假投诚

至此,CIA终于成功地在东德情报核心部门安插了一个钉子。当时,CIA驻东柏林情报站副站长还给中央情报局总部发了一个电报,称他们确信“卷毛”是一个真正的跳槽间谍。

不久后的一个周六下午,这位副站长一脸沮丧地来到办公处。他告诉同事:“‘卷毛’看来是个假货。他从一开始就被人盯上了。”原来,他刚在西柏林和一个东德情报人员接了头。那个人是主动上门要求与CIA合作的。他告诉中央情报局的人,他知道“卷毛”在为CIA工作,而且还知道,他何时何地与CIA的人会面。每次“卷毛”与中情局的人见面后,都会立即将情况报告给自己的上级。

总统下令抢情报

1989年11月9日晚,罗尔夫从广播里听到了一个震惊世界的消息:东德政府决定开放柏林墙,东德人将被允许出境旅行。当晚,罗尔夫给CIA总部发了一份电报,证实了外界的报道。那段时间,华盛顿了解东德剧变主要是靠CNN,媒体成了CIA的有力竞争对手。

柏林墙倒塌后,东德最先出现的喜庆气氛很快就被民众的强烈报复情绪所吞没。1990年1月15日,数百名市民冲进了位于柏林诺尔曼大街的东德国家安全部总部。许多办公室被洗劫,大量机密文件被人从窗子扔出,散落街头。这条消息立即引起了美国总统乔治·布什的注意。布什问中情局的人,这些散落街头的秘密文件,中情局得到了多少。于是总统的旨意便导致CIA在东德打响了一场空前规模的情报争夺战。

失业上校拒绝交换

当时,东德的情治部门的控制力已的确有所放松,甚至有时美国人外出也不再有人盯梢。但这种局面能持续多久?事后看来,当时华盛顿总部认为流散的秘密文件是真的,实在是太有远见了。好在罗尔夫很快就理解了华盛顿的警告,随后便积极行动起来,开始收集流散的东德国安部的文件。

“妈的,那个上校躲到哪里去了?”当时,CIA驻东柏林和西柏林的人都提出了这个问题。这名失踪的上校原在东德国安部对外情报总局美国处工作。他被CIA看做是大规模招募东德情报人员行动的关键人物。

后来,CIA终于查清,那名上校在柏林某个单位给人当门房去了。中情局的特工找到上校对他说,如果他能把当年在美国领导的东德间谍供出来,美国方面可以对他网开一面。当时上校的确穷得寒酸,给他一点钱就比当门房挣得多。但上校对美国人表示了不屑,说:“你们一定知道我是谁。你们现在可以知道能从我这里得到什么。我的荣誉还在,但我不想出卖它。”CIA的人只好悻悻而去。

电话寻找合作者

于是,罗尔夫和CIA驻东柏林的一干人马决定正面向已经走向崩溃的东德国安部展开较量。他们四处寻访东德情报人员,谈话都是直接了当,问东德人是否愿意为他们的前途签一个保险单,就是说用情报换钞票。

罗尔夫一伙人凭着事先搞到的东德情报机关机构设置图和人员名单,每天晚上挨排儿给东德情报人员打电话。开始还是跑到西柏林去打,后来干脆就在东柏林直接通话:“喂,我是西方某情报组织的代表,您有兴趣与我们合作吗?”

这些电话完全是赤裸裸的,但几乎没有奏效。大部分东德人一接电话就立即挂上。倒霉的两三个星期过去之后,罗尔夫等人放弃了打电话行动,改为亲自上门“乞求”。为了加强力量,CIA还把驻西柏林的人员调来帮忙。

东德特工卖文件

1990年初,西德反间部门找到CIA驻东柏林办事处,告诉罗尔夫,说有一个东德人想卖文件,并问CIA的人想不想见这个人。因为当时西德的情报部门不愿意在东德境内单独行动。尔后,中情局柏林办事处的一个最年轻的工作人员开车来到柏林附近的一个小村庄里,他先打了电话,然后又对了暗号。夜幕降临后,这名特工与卖情报的东德人开车分两路来到村子附近的一片树林里。当东德人把汽车后备箱打开时,CIA特工惊异地看到里面放满了成捆的机密文件。

这批文件是当年东德情报机关在西柏林和西德地区窃听的成千上万个电话的记录,包括17000个卡片,上面记录了大量被东德人窃听的电话号码。这批文件泄露了当年东德安全部在西德实施的许多行动的情况。不过,这批深受CIA重视的文件并未涉及东德国情报机关在境外开展情报活动的核心机密,特别是当年与苏联克格勃合作的情况。

东德将军斥责CIA

接着,东德安全部对外情报总局的另一位上校于尔根·罗加拉便排在CIA物色人员名单的首要位置。当年,罗加拉曾在情报总局领导过对美情报处。

令罗尔夫意想不到的是,他与这位健壮的上校刚刚接触过两次,上校竟然把他邀到自己家中去谈事。那天,罗尔夫对上校说,如果他肯合作,CIA方面将对他宽宏大度,并试图让上校相信,美国情报机关将会很好地对待像他这样的高级军官,甚至可以让他移居美国。罗加拉请罗尔夫两天后再来他家。两天后,罗尔夫再次来到上校的家。罗加拉说,他已决定拒绝CIA的条件。罗尔夫于是准备起身告辞,但罗加拉请他留步,说着他转向厨房与客厅之间的帷幕,说道:“将军,请出来了吧。”帷幕拉开,一个满头银发,衣着整洁的人走了出来,此人正是东德国家安全部对外情报总局局长维尔纳·格罗斯曼将军!

格罗斯曼说:“我们知道,你们的人马最近都在干什么。你们对我们的人进行刁难,让他们在自己家人面前难堪。“我们知道,你们的情报局比我们的强,但你们这样做不够专业。你们必须立即停止这种行动,否则我们将去叫警察,再不行就这事捅给媒体。”

“格罗斯曼将军,认识您令我非常高兴,但我必须告诉您,我得完成自己的工作。”说完,罗尔夫与格罗斯曼握了握手,就离开了那里。

与资深特工较量败北

柏林墙倒塌半年后,CIA的人认为,现在是与东德情报系统的传奇人物——前国安部副部长兼对外情报总局局长马库斯·沃尔夫上将见面的时候了。在东德,没有其他人能像沃尔夫那样成为东德对外情报组织的化身。这段时间,沃尔夫的处境急剧恶化,他不仅可能因为参与对东德人的镇压而被起诉,而且还可能因为与国际恐怖组织有联系而受到法律追究。逮捕和坐牢突然成为对沃尔夫的直接威胁。CIA此时不下手又更待何时?

CIA向沃尔夫进行试探,问他是否准备与CIA的代表见上一面,沃尔夫回答说:行,他很想听听,中情局的人到底有什么话要说。事实上,沃尔夫对这一套已经十分熟悉。结果沃尔夫十分耐心地听完他们的条件,到头来还是把他们都拒绝了。

为了争取沃尔夫,CIA把已经退休的特工哈塔维重新召了回来。他与罗尔夫的副手在柏林附近的一个夏日别墅里与沃尔夫见了面。哈塔维作为CIA局长的特使与沃尔夫会面,一见面就单刀直入,直奔主题。

但华盛顿派来的间谍遇到了一位厉害的对手,他能静静地倾听CIA提出的所有条件,但就是不肯投奔CIA。沃尔夫说,他觉得与哈塔维交谈很好玩。对CIA允他移居美国加州的条件,沃尔夫回敬道:“如果让他去西伯利亚定居也不坏。”在这场较量中,沃尔夫一直是游戏的主宰。这次谈话后,再也没人敢去说服沃尔夫改变看法。哈塔维只给沃尔夫留下了一个在纽约的联系电话,以便他今后一旦想和CIA联系就可以用它。但此后,再也没有听到这个人声音。

东德情报组织——“斯塔西”

东德国家情报组织——国家安全部的德文简称叫“斯塔西”(Stasi),该机构成立于1950年4月,是当年苏联的情报组织帮助建立的。

“斯塔西”的职责主要分对内和对外两个部分。对内主要是掌握国内民众的动态,维护执政党的利益。对外担任情报侦察任务,当年主要是与苏联的克格勃协作,开展对西方国家、特别是对西德和美国的情报侦察。东德国家情报组织当年有近一万名工作人员。

冷战时期,“斯塔西”的对外情报部门被视为世界上最成功的情报组织之一。在东德情报系统的传奇人物——东德国安部副部长兼对外情报总局局长沃尔夫将军的领导下,东德对外情报部门向西方国家派遣了数以千计的间谍,获取了大量的机密。1974年,西德总理勃兰特的私人顾问纪尧姆被发现是东德安全部打入西德的间谍,引发了著名的“纪尧姆事件”,导致了勃兰特的下台。

 

三:普京在民主德国的克格勃生涯。编著:周志淳,出自《书摘》

 

普京用人有他的独特之处,他特别信任的人员,除了克格勃的同事之外,只有军人、民警和其他“强力人员”。普京从不掩饰他在克格勃的工作经历,每当谈到这段历史,他便会自豪地说,在情报部门工作,我最大的收获就是拥有
一颗爱国心,我热爱我的国家。

 

叶利钦时代作为彻底告别前苏联的重大举动之一,俄罗斯在1991年“8·19”事件之后在莫斯科卢比扬卡广场推翻了克格勃鼻祖捷尔任斯基雕像。仅仅13年后,2004年9月11日在莫斯科市中心同一地点又举行了捷尔任斯基雕像安放仪式。此举的象征意义不言自明:普京急需像捷尔任斯基一样的铁腕手段来安抚民心,并向恐怖分子发出最严厉的警告!

 

目前在普京身边以及国家安全委员会中拥有克格勃和军队背景的成员比例已经高达60%,在俄罗斯的七大行政区域中,有五个区域的最高行政长官是原克格勃和军队的成员,深受普京信任的原国防部部长伊万诺夫,就是普京原来在克格勃的同事。

 

M特工:“他一定有弱点,可我就是不知道这个弱点是什么。”

 

1984年,普京在莫斯科的安德罗波夫红旗学院学习。这所学院负责培养对外情报官员。这是普京最初的克格勃职业生涯。

 

1985年,普京被派往民主德国从事间谍工作。虽然只工作了六年,但业绩非凡。

 

他的公开身份是莱比锡“苏德友谊之家”主任。他与民主德国情报机关——格鲁乌的合作主要是在莱比锡。监视驻德苏军,也是普京在民主德国工作之一。普京小组的办公室是一座建于1909年的二层别墅,四周有高高的围墙,门口有武装警卫。50米外就是民主德国特工总部。

 

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刊登了一位曾在80年代受普京控制、直接为他提供情报的前民主德国特工(代号为M)的文章,披露了普京到德国从事间谍生涯的一些鲜为人知的内幕。

 

M特工的公开身份是前民主德国刑事警察的督察官。当M被调到普京手下工作时,M特工已经为克格勃工作了十年。

 

1985年,M特工在德累斯顿的一套秘密公寓里与普京接头。普京给M特工留下了一个不好的“第一印象”。

 

M特工回忆说:“普京的前任,也就是我的前上司克格勃情报处官员介绍我们相识。由于普京是一位刚出炉的新手,于是我就向他详细介绍了在德从事间谍活动应注意的情况。显然,他一点经验也没有。这是他第一次赴海外从事间谍工作。他虽然对间谍理论了如指掌,但却不了解具体操作时的规则。”

 

很快,普京就出了个大差错——

 

M冒险安排了与普京的一次接头,但不知为什么普京竟没有按时赴约,气得M特工大发雷霆,“要知道忘记与你负责的特工接头就等于犯了有可能危及那名特工生命安全的大错。”“我警告普京说,除非他克服掉不良行为,否则我就立即不干了。”普京像许多俄罗斯人一样,在守有时方面问题。但他一向崇拜德国人的严谨、务实的工作作风,不久,普京的工作作风就变得十分麻利。

 

然而,在另一个场合,普京又闯祸了——

 

普京要求与M特工碰头,把克格勃最新研制的间谍无线电装置交给M。该装置内部配有一个秘密的录音装置和一个尖端的定时器,可是普京不得不承认,他不知道怎样操作这个装置。

 

M特工说,普京有五年时间是他的头儿。普京开始几乎很少说话,总是在寻求建议。两个人建立了一套严格的接头制度。为了保护M特工的生命安全,他们有十幢屋子做为会面备用的地方。一旦发生特殊情况,他们就通过其他方式来进行联系。在沿易北河的一条小路上有一个接头点,M特工每晚都在那里慢跑。M特工把压扁的啤酒罐或香烟盒扔在事先约定的地方,那些东里往往藏有加了密的电文,或者把情报藏在水泥块里,敲碎水泥块,就可以得到情报了。

 

还有一种接头办法,如果普京办公室里的电话连续响了三声,就是M特工需要紧急约见,普京会在60分钟内赶往接头地点。

 

M特工说,在他在德累斯顿的日子里,普京至少还与另一名东德的克格勃特工联系。他是从当地的打击犯罪缉捕队中招募的,那位特工现在仍受雇于德累斯顿的警察局。

 

M特工说,尽管普京刚刚涉入间谍领域时表现令人不满意,但他逐渐成长为非常有效的自我控制者。他更加雷厉风行,总是竭力控制自己,几乎没有什么事情能够难倒地,也几乎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归罪于他。M特工甚至说:“他不是个酗酒者,也不抽烟。他不恋钱,也不好色。他总是在控制着自己的感情,他总是将秘密藏在心头。他一定有弱点,可我就是不知道这个弱点是什么。”

 

据普京自己后来透露,他在德国的情报活动,是以北约为主要目标,搜集的情报都直接报送国内的克格勃总部。为此普京招募了一些东德人。普京也使用经过克格勃培养的年轻貌美的女特工(“燕子”)来刺探情报。克格勃很擅长利用“燕子”接近目标,色诱对方,使之就范,为己所用。

 

贝琉酒店是德累斯顿的高级酒店之一。当年普京有若干名受过训练的“燕子”活跃在这里。这家酒店的登记处就在克格勃的控制之下,一旦某些有价值的西方旅客入住,很快就会有“对口”(即精通旅客所属国家语言)的“燕子”上门服务——克格勃对刺探情报从来是不择手段的——当然,他们的西方同行也不逊色。

 

一位普京在德累斯顿的邻居达内特向《共青团真理报》介绍了一段往事:

 

达内特说,在柏林墙倒坍后,东德各地游行示威此起彼伏,社会秩序十分混乱的情况下德累斯顿民众火烧当地东德安全部大楼的夜晚,普京保卫了“克格勃”驻德累斯顿办事处的事情经过。

 

达内特说,普京当年每天上班时都从他家窗前经过。当时普京总是穿着一件灰色的便服大衣,从来不着军装。

 

1989年12月6日晚,德累斯顿发生了抗议示威民众围攻州安全机关办公大楼的事件。当时在安全局的大楼里挤满了随身携带武器的国家安全局工作人员。由于担心发生意外事件,他们在拼命阻止人群的同时,开始焚烧秘密档案。一个小时后,数百名抗议者冲进大楼。

 

这时候,人群中有人高喊:“现在让我们去冲击俄国人的秘密警察总部吧,它离这儿并不远!”于是一群人呼啸着向普京住处扑去。

 

在“克格勃”机构门口站岗的哨兵,发现异常迅即向上级作了汇报。几分钟后,普京出现在大门口。这一次,他没有穿那件灰大衣,而是穿着一身笔挺的军服。

 

普京面对喧闹的人群,大声告诉他们,“这里是苏联军事机构驻地,不容随意侵犯。”人群中有人质问普京,为什么院里停着挂东德牌照的汽车,苏联人在东德干什么。普京回答,按有关规定苏方有权使用东德的汽车牌照。接着又有人问普京,他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德语说得这样好。普京不动声色地表示他是一名翻译。就这样,普京成功地拖延了时间,并等到了前苏联国内关于允许用武力保护“克格勃”机构的答复。

 

在得到国内指令后,普京用流利的德语大声宣布:“我希望你们不要试图闯入这一地区。我的部下拥有武器,并已得到可以对外来闯入者开枪的授权。”普京满脸严肃的表情和他斩钉截铁的话语立刻使人群安静下来。那些试图闯入者私下交换了一下意见,悄无声息地散去了。

 

普京在民主德国为克格勃做出的最大贡献,是领导了代号为“日出”的行动计划。“日出”计划的细节到现在还没有公开,这个计划是在德国建立一个间谍网,负责搜集前苏联所需要的经济或科技情报。这个计划并没有随着两德统一、苏联解体而寿终正寝——普京当年布建的间谍网可能到现在还在运作——连德国总理施罗德都为此而愁眉不展。

 

 
发表自《条顿节奏》,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内容仅供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