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画二战与过去的“日尔曼军团”
 
作者:Fantaski ——曾留下许多回忆的地方,老F授权发布。呵呵。
 

注:“日尔曼军团”论坛即战场军事社区前身。
 
《柏林战役》前言
 
盟军在1945年3月因为偶然的战机,渡过了莱茵河,距离柏林只有不到100公里了,而此时苏军已到了柏林远郊70公里处。根据雅尔塔协定,柏林虽然被划入苏战区,但这并不意味着柏林只能由苏军占领。柏林紧急召集所有成年和未成年男女,充当炮灰,元首进行了最后的动员,“人民突击队”大量的组建。同时德军中流传着一句话:“向东死死的顶住俄国人,直到西方来的英国人踢我们的屁股”。 事实也是这样,德军宁愿向西方盟军投降,也不愿意向苏联投降,因此柏林极有可能对盟军枉开一面,让盟军和平占领。为了战后的格局,苏军决定必须抢在盟军到达前占领柏林。当时柏林方向上德军共有100余万人,1000架飞机(此时的防空警戒线早已收缩到国境线以内,而且大部分机场因连续遭袭而无法启用)和1400辆坦克及装甲车辆,而苏军的力量是他们的2倍以上!
 
·
 
泽劳弗高地之战
 
 
1945年4月16日拂晓,苏军在还有一个方面军未到位的情况下,集中200万人从3个方向向柏林防御外围发起立体攻势。在苏军最初的40分钟的炮火准备中,德军未发一弹,这说明它已经被充分压制,于是总攻打响了。200盏探照灯的4亿瓦灯光同时象德军阵地照射,眩化了守军的视线的同时,却照亮了突击部队的前进道路。守军中很多是精锐的SS部队,直到每条战壕的守军全部战死,苏军才得以占领一层又一层的阵地,自己也付出的巨大损失。这种双方都不要命的厮杀,现在还只是个开始。。。。
 
·
 
柏林巷战
 
 
德军早已作好了在柏林市区逐街逐屋的与苏军打巷战的准备,因此苏军打得很吃力。而且发现在很多党卫军下级军官中也流行着只有在太平洋战场才看见的“武士道”做法,即选择自尽来表现对元首的效忠。死硬的SS负隅顽抗,但国防军则成建制的不断投降。眼看打到柏林动物园的苏军已经向墨点一样不断向市区渗透。当博兰登堡广场的战斗即将达到白热化的时候,一直躲在总理府地下掩蔽室的元首留下了他的政治遗言。
 
·
 
欧洲胜利日
 
 
至5月8日,德军约德尔上将和柏林城防司令魏德林将军通知各部停止抵抗,由于德军部队间的通讯已被切断,未收到通知的部队仍然在作战,但此时德军大势已去。5月9日为了满足苏军的要求而追补的德军正式投降仪式在柏林市郊的布鲁斯圣.霍尔斯特步兵学校的一间饭厅内举行。德军最高统帅部长官凯特尔元帅代表德军投降。直到此时,还有德国人在叫嚷“我们和全世界打了一仗,即使打输了也无所谓。”此时苏军在城内到处接收德国溃军和搜索SS成员,开始时,一经抓住SS下级官兵立即枪毙,连伤员也不放过。地下隐蔽处的中高级军官们也纷纷走出来缴械投降了。
 
·
 
柏林战役尾声
 
1945年4月16日至5月9日,整个柏林战役期间,德军被击毙近100万,苏军也付出了伤亡30万人的惨重代价。柏林遭到严重破坏,全市25万幢建筑中,有20万幢被彻底毁坏。至此,欧洲战争并未结束,在捷克斯洛伐克境内还盘踞着一个德国的重兵集团,其人数达到90万人。苏军的战士一直在思索着一个沉重的问题,那就是:人人都不愿在胜利的1945年阵亡。但是战斗一打响,他们又忘记了生死问题,奋不顾身的投入了新的战斗。
 
 
·
·
·
 
 
尴尬的场景
 
 
1.一辆黑豹坦克究竟能搭载多少步兵呢?看着这些搭便车的弟兄,坦克手和宪兵都很无奈。。。。
2.新来的机枪手要老兵当陪练,震耳欲聋的MG42差点让老班长失聪~~~
3.因为信息交流的误会,在卡灵顿受困的司徒登特的第一伞兵师竟然和赶来增援的武装党卫队帝国师对峙
4.突击炮和步兵协同时,被自己人的履带轧断了腿的士兵能获得战伤勋章么?
 
·
 
战斗间隙趣闻
 
 
1.头盔是很好的汤锅,只是,不要用别人的就好。。。
2.真正的德国战士哪怕在担架上都坚持战斗!
3.碰上有收藏纪念品癖好的美军,算这两个德军倒霉,幸好美军们对男式内衣不感兴趣,不然。。。。
4.“谁用光我仅有的半壶油?”-----斯大林格勒冰天雪地中饥寒交迫的德军们用所有的方法保持体温。
 
·
 
战火兄弟连德军版
 
 
1.投掷集束手榴弹的士兵身边总有战友为他提供火力掩护。
2.小便的德军有兄弟为他放哨,一防偷袭,二防偷窥。。。
3.手持火箭筒的战士,身边的战友冒死紧跟随着提供弹药补充
4.提地雷的士兵也有他的战友为他扛枪,一前一后在寒冷中相互依靠。
 
·
 
元首的演讲
 
 
元首的演讲,表情丰富,手势奇多,长篇大论,没完没了,弄得官兵们晕头转向。。。。
 
 
·
·
·
 
 
台风计划的失败
 
 
1942年1月,莫斯科的郊外杀出一群传说中的“西博利亚人”,他们就是朱可夫“蓄谋已久”的预备队。德军的战线再也支撑不住,全线崩溃,一口气后撤了200公里。元首一气之下,先后罢免了布劳希奇,博克,施图姆等一批将领,并骂他们是“废柴”。博克从此赋闲在家,一直没有再被启用。1945年5月的一天,他的坐车遭遇英国空军空袭,副官和司机当场身亡,他也因伤重不治去世了,一代名将就这样陨落了。
 
·
 
苏军的人道待遇
 
 
1942年4月20日,莫斯科会战结束后,大批的德军战俘在前往西伯利亚战俘营的途中中转站时,排队领取“丰盛”的午餐,远处的德军因为多拿了一个土豆而遭到了苏军看守的“人道待遇”。
 
·
 
手榴弹的故事
 
 
1942年夏季开始的斯大林格勒战役时,在德军的许多部队中, 仍然装备大量的M1918式手榴弹, 这种手榴弹威力很大,但由于引信时间过长,很多甚至达到5秒, 所以和敌人来回"抛球"的事情屡见不鲜, 往往造成荒唐的战斗减员。
 
·
 
近距离作战
 
 
在东线艰苦作战的国防军官兵浴血奋战, 常常会奋不顾身的近距离捣毁苏军的坦克. 这幅图就是描写一名陆军下士用聚能贴身炸弹捣毁苏军坦克的英勇表现! 随后由古德安将军亲自为其颁发"近距离作战章"和"二级铁十字勋章".
 
·
 
草木皆兵的炮手
 
 
在豹A刚刚装备东线德军时,由于其一改德国坦克的传统特征而采用斜板装甲,远看外观近似T34,故有时被"敏感"的炮手们误击~~~冤啊(1943年7月)
 
·
 
找死的俄国小兵
 
 
1943年11月,德军巡逻队在列宁格勒市郊抓获了一个毛子,由于他嘴巴太硬,气得连国防军都要枪毙他
 
·
 
铲子
 
 
进距离肉搏时,德军的铲子成了克敌制胜的利器,所以新人们也不要小看了自己的铲子。。。
 
·
 
SS12青年师的最后一幕
 
 
这是1944年7月,希特勒青年师在卡昂毁灭前的最后一个瞬间,在他们年轻而志满意得的脸上似乎看不出对战争的恐惧。
 
·
 
不讨好的战俘
 
 
在大战后期,国防军已经不再信仰元首,而这个英国战俘却以为高呼“领袖万岁”能避免受虐,谁知道引起了公愤,连一开始维护他的士兵们也加入了海扁他的行列,德国中尉还要喊人来。。。
 
·
 
市场花园
 
 
1944年10月在荷兰的市场花园行动成为了一次极为失败的行动---仅仅因为一座在安亨的阿纳姆公路桥没有拿下而功亏一篑,英军伞兵几乎全军覆没,开始和结束,英德两军的角色互换了。。。
 
·
 
突出部战役
 
在1944年12月16日,利用恶劣天气,盟军飞机无法发挥空中优势,元首决定由德比边界的阿登森林中杀出一路奇兵,穿过巴斯拖尼直捣安特卫普,迫使断了给养的盟军撤退。一时间,居然东拼西凑了50万人和1100辆装甲战车。
 
 
黎明前的薄雾中,突然杀出一支德军,不顾重大伤亡,一次次对防御稀薄的美军阵地发起冲击,妄图在天空放晴前实现战役目的。V1火箭,划着大大的弧线飞向美军阵地。美军虽然勉强顶住了,但是却称这样的遭遇战为“德军的屠杀”
 
·
 
虎王的反击
 
 
1944年12月,德军霍亨施陶芬师的一个步兵营在法兰克福外围遭遇霉菌第三军团的装甲步兵团,被一路追杀,偶遇正开往前沿的Peiper战斗群的一个坦克中队, 看到伤亡惨重的兄弟部队, 魏克曼的坦克分队怒火万丈,杀得赶来的霉菌丢盔弃甲------谢尔曼战车哪里是虎王的对手! 此后不久,霉菌的罗斯少将也被愤怒的党卫军装甲部队击毙.
 
·
 
鲁尔区的德军
 
 
1945年3月,在被老希称为“消防队员”的莫德尔元帅饮弹自尽后,30万鲁尔区的德军投降了,作为国防军,他们已经尽力了~
 
·
 
SS1警卫旗队师的涅磐
 
 
1945年4月的柏林,SS1的官兵佩带着另他们骄傲的袖标,光荣的战斗到了最后一兵一卒,一枪一弹,真正实现了“吾之荣誉即忠诚”的誓言。
 
 
·
·
·
 
 
 
这是当时还没定稿的草稿
 
 
·
·
·
 
 
漫画论坛
 
 
2004年11月初刚加入战场的时候,应老邓的要求,在一个寒冷的夜晚熬夜赶画的Q版头像,也算偶为论坛尽一份心吧。
 
·
 
忠诚的SS1
 
 
2004年12月的一个夜晚,SS1因对论坛的人事任命不满而集体在统帅部闹事,前任老师长“邓尼茨”对SS1失望透顶,后来知情的SS1少校“空想者”让同为SS1少校的我通过作画来平息老师长的怒火。
1.光荣的SS1军风肃整。
2.虽然对敌人冷酷无情,但从不在战场上丢下一个战友。
3.即使在艰苦的东线,也一如既往的坚持战斗。
4.SS1永远是“老爹”的忠实部下----“吾之荣誉即忠诚”
 
·
 
名人逸事
 
 
1.终于得到了自己的三突的“三号突击炮”开心的驾驶他的最爱,一旁的“华风淡爽”跑来过干瘾,不知道自己的坐车何时能批下来。
2.帝国师的“二马”----“马克斯”和“马丁”正在友好交谈
3.第二装甲军教导团团长兼SS2新兵营营长“冰咖啡”正在手把手的训练他的新兵们。
4.“史里芬计划”亲王正在用新型sdkfz半履带婴儿车推着宝贝女儿散步,旁边的前水区领袖“Alex_Chen”羡慕不已,想来抱抱。警卫旗队的卫兵警觉的保卫着首长和“第一女儿”的安全。
 
·
 
尴尬现状
 
 
1.论坛一度区别对待自建部队和官办部队,使得即使是少将“无忧”都要被官办的下士B4为军阀,所以强烈要求论坛取消这种类似犹太大卫星的耻辱标志“Z”
2.本人“Fantaski”公爵和“Egon-Meyer”因为政见不同爆发流血冲突。哎,有话好好说嘛~~~
3.在内政部办证大厅里申报部队人事的各部队人事军官们说话小心翼翼,神情紧张,生怕言语不周而招致“老邓”的怒斥。
4.因“7.20”事变被捕的“Natasa”将军。旁边是SD“帝国狼魂”。这沿袭了SS历来打击国防军的传统。
 
·
 
架空第二,友谊第一
 
 
在美军和德军派混合部队的架空较量中,双方都倾尽全力的厮杀,死伤无数,但是打归打,架空结束后双方还是论坛的友好部队。
 
·
 
联合架空,德军惨败
 
 
1.从左至右为“帝国勇士”,“有名无性”,“空想者”,“铁拳”。他们在战壕里观察战场的部署。
2.SS上校带领SS2和SS3的一支突击队,悄悄潜入进攻阵地,妄图偷袭美苏联军的右翼。
3.这时突然遭到拉2攻击机的空袭,装甲部队几乎被全歼。“Wittmann81”和“永远的拉灯”成功脱出了被击中的坐车,然而,可怜的“克劳塞维兹”就在跨出战车的一瞬,被20毫米机炮直接命中,获得了架空最高荣誉-----战死章。
4.在远处阵地观战的美军指挥官“蛰针”带着审视的微笑看着空中的俄国飞机,“哈尔科夫”对于“伊撒耶夫”策划的这次空中奇袭高兴得手舞足蹈,只有一旁的“孤单是永恒”仿佛若有所思的仰头注视着这一切。
 
·
 
500伞兵营架空
 
 
日前,论坛SS3 骷髅部队的500伞兵突击营与其他论坛部队联军交手。
1.在“圣凯瑟琳”指挥下,帝国伞兵们冒着炮火着陆,除“M4A1”等人被挂在树上“风干”外,均卷入和联军的缠斗。
2.还有一人,“搭乘”当天的飞机又回去了----------空降时,不慎被机尾挂住,未参加战斗,这就是“伞降突击”
3.最终,“圣”领导的突击队在付出了两个步兵连的惨重代价后,全歼了联军一干人马。
4.战后,“伞降突击”怀着愧疚的心情去看望了阵亡的战友的临时墓地,这些英雄的灵柩将覆盖国旗,被运回柏林重新安葬,
但之前,会被停在内政部前的广场上,要挟“Ymirs”和“计划”追认烈士和颁发战死勋章(不然,俺们就不走了。。。。汗)
 
·
 
论坛德军派亮相
 
 
我代表战场论坛德军派,热烈庆祝论坛的重生!希望今后更加欣欣向荣,一团和气!
 
 
·
·
·
 
 
站长发言:
 
 
我至今也忘不了“发福的铁拳”在论坛里向大家叙述那段往事时,自己当时的心情……“还是从库兰集团覆灭的东普鲁士战役说起,德国官兵在明知即将战败的情况下仍然保持旺盛的斗志,为了保护东普鲁士德国平民的撤离,德国将所有能动用的船只和飞机都调动起来,除了伤兵和平民,其他士兵一律都为船队护航贡献最后的力量——飞机在燃油耗尽的情况下仍然在努力护航,潜艇为了吸引苏军舰船故意暴露行踪……事实上这些士兵都知道这是最后逃离的机会,可是没有人私离岗位,而是用生命和鲜血捍卫了“吾之荣誉即吾之忠诚”的誓言……还有法兰克福集团,当时德军完全可以利用拥堵在公路上的平民对苏军发动突袭,可是装甲师的士兵拒绝牺牲平民的生命,而采用绕道攻击,结果被苏军发现,伤亡惨重。他们心中非常清楚自己在为什么而战,并且为了胜利富有牺牲精神……”
 
毫无疑问,正是这些东西把大家聚集到了这个论坛。我也毫不怀疑自己在这个集体里度过的那段时间可以用“充实”来形容。但随着时间的推移,“现实”两字的真正含义逐渐从这个集体成员的身上显现出来“老F”、“Schygulla”、“逍遥”等等等等——然后轮到了我自己。当然,这是生活中的必然过程,很正常。不过从来都是喜欢“坦克”加“理想主义”开路的我仍然觉得有必要把这段深刻的记忆总结一下。于是——便有了这个网站。说到这里,我需要特别感谢一下论坛ID为“武装党卫军SS”的方先生。我明白,也许主动把自己网站的空间分出部分让我使用的做法对你来说根本算不了什么,但这却使我再一次感受到这个集体成员间的团结与友谊是实实在在存在的。个人问题就不多说了,那与我们的主题无关。除了最后在这里默默的祝福一下“Fantaski的小女儿健康成长”与“Schygulla将穿上婚纱走进教堂”以外,我觉得需要再回顾一下“日尔曼军团”这个主题……
 
“……在二战后期美国进入法国后,逐渐俘虏了一批德国军官。美国人把这些德国军官关押在一个战俘营里,对他们比较优待。美国人认为德国军官具有骑士精神,而且个个都是职业军人,有很高的军事素养和坚强的意志,值得尊敬。一天晚上,附近的美国军官举行晚会,邀请了这个战俘营里的德国军官也来参加。许多美国军官纷纷表演自己的节目,而德国军官则旁坐一边。在静静的观看着战胜者的表演,有一位叫施密特德国少校对在场的美国军官的表演不以为然。这种情绪被一位美国将军看出来了,他询问这少校,“为什么?”少校说,“你的乐师在演奏柴可夫斯基的乐曲时,有许多错误。” 美国将军有些不以为然,就邀请这位少校去演奏。少校有些迟疑的被美国人拉到了钢琴旁边。但当他整理好自己的军服以后,深吸了一口气,开始了他的表演。当施密特少校演奏结束以后,整个大厅一片沉寂。随后又爆发出一阵经久不息的热烈的掌声。那位美国将军问施密特少校,“你是从哪个音乐学院毕业的?”少校惊讶的看了将军一眼,说:“我从没读过音乐学院,我是从上西里西亚陆军军官学校毕业的正规德国军官……”
 
 

 
发表自《条顿节奏》,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内容仅供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