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史上的空运壮举 - 柏林空运
 
作者:北明
 

 

一,苏联的陆、空封锁

 

1947 年和 48 末,为了排斥西方盟军在西柏林的地位,东欧社会主义阵营的首领苏联利用地理位置之便,试图以骚扰盟军出入西柏林的交通,来排斥三国盟军在西柏林的地位。终于在 1948 年 6 月 24 日,悍然采取军事行动,全面封锁了盟军出入西柏林的在东德领土的必经之路,包括公路,水路和地下铁路。使一个依靠东德的地面通道维持与西方世界经济联系,从而得以维持运转的西柏林,立即变成了一块死地。

 

二,空运概况

 

消息传出,举世震惊。西柏林立即成了世界关注的焦点。

 

面对苏联的军事封锁和威胁,盟军即没有从西柏林撤退,从而放弃西柏林这快被共产主义世界包围着的自由之地,也没有以武力打开东德的地面通道,从而使全世界再次沦入世界大战的深渊。盟军在苏联封锁两天以后做出的快速反应,和苏联对西柏林的交通封锁一样令世界难以想象:英美两国联合行动,以空中运输的方式,从外部向西柏林输送食物、衣物、燃料以及一切所需的生活物资。

 

西柏林被封锁的次日, 1948 年 6 月 25 日,英国皇家空军的飞机从英国飞抵西柏林,为那里的驻军运送了紧急物资。 28 日,美国驻欧洲空军指挥部从阿拉斯佳、夏威夷和加勒比海调集运输机增援运输任务。同日,美、英两国第一批空运生活物资运抵西柏林,由此开始了人类史上前所未有的空运壮举。

 

西柏林仍然带着战争的创伤,它疲惫、衰弱、生产力低下。西柏林市区有两百二十万被切断生存线的居民,它每天需要至少 4500 顿物资以维持基本生存。而美英两国空军所面临的任务是,除了饮用水,几乎可以想象的一切物质例如一张纸、一支笔,都需要空运进去。

 

为了缓解抵达运输机降落场地紧张的问题,空运开始三个月后,西柏林一座新机场,特加尔机场落成并在两个月后正式投入使用。同时哈弗尔河开始用做水上机场。除了西柏林的机场和水上机场,西德境内的另外十一个机场也全力以赴投入了空运任务。

三,载入史册的数字

 

空运的总量,从每天的 2000 吨,增加到 4000 吨,以后又增加到 8000 吨,最后增加到 12000 吨。这个运输量比封锁前的地面快递运输量还要大。

 

在从西德法兰克福起飞机场到西柏林的空中,共有上下重叠的 5 层飞行路线,同时并用。每层飞行路线之间的距离,只有 500 英尺。

 

在运输高峰期,西柏林上空昼夜 24 小时飞机声轰鸣不断,平均每一分钟,就有一架飞机降落。一面是巨量的运输,一面是巨量的消耗,所以这样的空运奇观一直持续了十一个月,直到次年,即 1949 年 5 月,苏联解除地面封锁以后为止。

 

下列这些统计数字以和这次空运一道,被载入了史册:

 

平均每天飞往西柏林的运输机数量:五百九十九架;美、英,后来加上法国的这次空运的运输机总飞架次:二十七万八千多架次;运输机每天的耗油总量:六十万加仑;运抵西柏林的物资总量:二百三十二万六千多万吨;这些物资运输的耗资总量:二百二十四亿美元;美英两国空军在飞行运输中共有七架飞机失事,牺牲机组人员七十名。

 

四,一个值得回味的细节

 

在林林总总的关于空运的细节中,有这样一个关于糖果的故事。在维持基本生存必需品的繁重运输任务的压力下,英、美两国的空军后勤部是否无暇顾及西德成千成万儿童对糖果的渴望,我们不得而知。但是,当一位名担任运输任务的叫霍尔沃森 (HALVORSON) 的美国飞行员,在西柏林机场降落后,偶尔给了机场附近的孩子们两个泡泡糖时,孩子的兴奋和感激令他十分感慨。他于是向孩子们保证,下回他再来,一定带更多的泡泡糖给他们。为了保证所在的每一个孩子都能及时赶到机场,分到泡泡糖,他让孩子们注意众多抵达机场上空的飞机中,摇晃飞机翅膀的那一加。霍尔沃森在第二天实现了他的诺言,他从摇曳着机翼的飞机上,空投下了用手绢包好的一大包糖。霍尔沃森从此获得了一个绰号,“摇翅膀叔叔”。美国的新闻媒体报道了摇翅膀叔叔的故事,故事激发了学校里美国孩子对西柏林孩子的同情。从那时起,全美的孩子们,展开了为西柏林儿童收集、集攒糖果的活动。

 

在被封锁、被孤立的惊恐中震惊的西柏林人,至今对美国怀着深深的感激之情。 1998 年是柏林空运五十周年的纪念年。各种大型庆祝活动在全德各地展开。有心的人们注意到,耸立在柏林市区的“柏林空运记念碑被人们用花环装饰了起来。当年空运的主要起飞机场法兰克福机场,当年为空运而建的特加尔 (TEGEL) 机场和柏林加图 (Gatow) 机场均开放历史展览;德国青年交响乐团编排了题为“感谢你,美国”的音乐会,来到了美国做巡回演出。而美国 PBS 电视台,在柏林空运五十年记念之际,也制作了一小时的柏林空运专题节目。

 

五,柏林空运体现的精神

 

柏林空运在人类空运史上是史无前例的。如果不是美国、英国这样赋有实力的工业强国,这样长的时间,这样巨额数量的空运壮举,即不可想象,也无法实现。正如一位美国作者沃尔特斯 . 博伊恩 (Walter J. Boyne) 在 1998 年,记念柏林空运五十周年的文章中所写的:“我们无准备而投入,冒着战争的危险,却赢得了这场赌博,这仅仅是因为,苏联以为他们的封锁会使我们从柏林撤军,但是他们终于为我们空运所体现的实力所震慑”。

 

这里顺便插一句:早在封锁西柏林和空运开始的不到一个月间,即 1948 年 7 月,美军虽然派了三个战略轰炸大队到英国增援,但盟军占领区的驻军只有 8 个师,而苏联在东德的占领军已增加到了 40 个师,是盟军驻军总数的 5 倍。战争,至少是在苏联一方,是准备好了要打的。

 

虽然柏林空运体现了美英两国强大的实力,但如果不是维护西柏林自由的决心,这样的空运也是难以想象的。因此,民主国家不遗余力支持的西柏林,成了红色专制土地包围中的自由的象征,而东柏林则成了不自由的象征。一如柏林市长埃伯哈德 . 迪普根 (Eberhard Diepgen) 为 1998 年在记念柏林空运五十周年所发表演讲说:“柏林空运和它的成功,为追求民主基础上的自由和自主,发出了一个政治信号。”

 

附录:

 

●纪念柏林空运五十周年

 

柏林市长埃伯哈德 . 迪普根 (Eberhard Diepgen) 译者:北明

 

只有“马歇尔计划 ( 注 ) ” (MARSHALL PLAN) 才可能象帮助战后的欧洲发展一样,承担起柏林空运任务。当“马歇尔计划”为欧洲的重建提供经济基础时,空运和它的成功,为追求民主基础上的自由和自主,发出了一个政治信号。对手变成了伙伴,敌人变成了朋友,空运使德国与西方在独立生存的基础上联系起来了。

 

防止人类带着敌对的背景进入 21 世纪, 50 周年的空运纪念活动为我们以感激的心情怀念当时西方保护同盟和柏林人民的巨大功绩提供了一个机会;为理解自由与民主的承诺提供了一个机会;为 ( 民族 ) 自决和全球一体化的自由市场经济以及我们未来的任务提供了一个机会;为保护和发展我们与美国、英国、法国和其他民主国家的友谊提供了一个机会;为扩展 50 年前建立的德国和柏林与西方保护同盟之间的桥梁提供了一个机会。

 

为此,一个包括各种不同事件与庆典的音乐会正在计划中。它将包含 50 年以前的柏林空运的全部时期。这将使柏林和战后一代人有机会看到以往历史的生动和真实。这样,开拓精神、自由主义与民主意识,这些与柏林封锁和空运同在的经验和思想,就可以为“柏林共和国”和重建“欧洲家园”,树立一个榜样。

 

( 注 ) :美国为了建立稳定局势,维护自由制度而提出的在二战后复兴欧洲各国经济的计划。由于耽心战后时期的贫困和混乱会助长共产主义的颠覆, 1947 年 6 月国务卿马歇尔在哈佛大学讲演中提出由美国出资,帮助欧洲建立一个自助计划的想法。美国国会根据 16 个国家代表提出的重建西欧经济联合纲领,标准欧洲经济复兴计划。在以后四年间,美国为西欧各国提供了 120 亿美元左右的经济援助,帮助包括西德在内的 16 个西欧国家恢复工农业生产、稳定金融、扩大贸易。这一时期,这些国家的国民生产总值增长了 15~25% 。 ( 译者 )

 

●专访历史学家史东

 

隆重的记念柏林空运 50 周年的活动,已在有关国家各地拉开帷幕。请旅居美国的历史学家史东谈谈柏林封锁和空运的背景以及与中国的关系。

 

美国如何做出空运决定?

 

记者:冷战时期著名的“柏林封锁和空运”,又称做“柏林危及”。请谈谈柏林危及的政治背景。

 

史东:苏联在 1948 年挑起柏林危及,实际上是意识形态上的斗争。比如说,在当时的苏联占领区,它的行政管理系统和英美法占领区的管理系统不一样。它施行“政委制”,实行“党委领导”,而且它在自己的区域里发行自己的货币。这就是中共 ( 在战争时期 ) 讲的所谓“政权建设”,虽然他有自己的统一阵线,但是他在边区另搞一套。所以到了 1947 年的时候,英美法占领区和苏联占领区已经是两个不同的区域了。

 

记者:柏林空运的决定是如何做出的?

 

史东:当时美国驻西德陆军的首领是克莱上将。他当时没有向任何有关方面请示,就做出了空运的决定。就是说,从西德,主要是从法兰克福机场起飞,向西柏林的两百万市民运送所有必须的活用品和其他物资。

 

记者:克莱上将做出这样重大的决定时,空运的两个主要国家当时没有开会吗?

 

史东:有一个非常有意思的情况是这样的。当时这个决定,毫无疑问是会反应到白宫的。当时的美国总统杜鲁门曾经认真的进行了考虑,最后决定,西方的势力不能从西柏林撤出,一定要守住西柏林。他就命令当时美国驻欧洲军队司令部,要求一定要坚持在西柏林。杜鲁门当时并没有指示,在被封锁了交通的情况下,应当如何守住西柏林。所以这个具体的做法,就由美国驻西德当地的军事指挥官克莱决定的。这个决定的做出,首先是一个极其艰巨的运输任务,同时,因为空运必须经过东德的领空,所以要冒苏联空军攻击、阻挠的危险。做出这个决定,是要下很大的决心的。

 

记者:面临着东德领空里苏联军队的可能的攻击,美国实际上要冒的是世界大战的危险。

 

史东:是这样的。而且西方各国当时也做出了这样的准备。实际上,苏联也进行了骚扰性的航行。苏联没有动手的一个很大的原因,是他们看到美国总统杜鲁门已经下定决心,无论如何要顶住苏联的挑战,决不放弃西柏林。而且美国已经向英国运送了一大批 B29 型大型轰炸机。这些轰炸机都是带原子弹的。美国方面的这一决心和行动,苏联很清楚。一旦美国的空运飞机遭到苏联的攻击,美国的大型轰炸机就会从英国起飞,进行报复性的反攻击。

 

美国为什么不放弃西柏林

 

记者:就是说,为了和平,美国虽然以极大的耐力,承受空运的重任,但一旦遭到攻击,美国将不惜一切第三次世界大战的代价,保住西柏林这块自由之地?

 

史东:是的。西柏林是一个自由的象征。当时是冷战的高峰。 1948 年 2 月,苏联违背了雅尔塔会议 ( 注 1) 的部分条文,在东欧尤其是波兰、捷克斯洛伐克,采取不光彩的手段,把民主的力量打下去,让共产党执政上台。 1948 年初,捷克,最后一个东欧国家,陷入共产党手中,这对西方打击非常之大。而且,当时不仅仅东欧国家落入共产党手里面,西欧国家的共产党势力也很强。比如说,意大利共产党和法国共产党,在本国的议会中都占有十分众多的席位,甚至有夺取政权的可能。在这种情况下,出现了苏联一手制造的柏林危及。所以美国方面,将此看做一个全球意义的战略行动,而不仅仅是为了保住一个两百万人口的西柏林。

 

两相抗衡,实力决定一切

 

记者:苏联方面出于削弱西方在东欧势力的目的,封锁了西柏林。而在美英两国进行空运期间,苏联在东德的驻军已经增加到了 40 个师,盟军的驻军却只有 8 个师。苏联已经拉开了武装冲突的架势。但是,是什么原因,使得苏联并没有在美、英进行空运的情况下,进行进一步的攻击?

 

史东:当时是 1948 年。那时苏联还没有原子弹,美国有,而且美国是世界上唯一的有原子弹的国家。一旦苏联攻击美国,它就要面临核威胁。我想,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另外,苏联根据自己的军事实力,如果美国不放弃西柏林的决心非常坚定,它还是不敢冒这个险。在这个意义上来说,当时也是一种毅力的较量。在这种较量上,看来杜鲁门赢过了斯大林。

 

记者:能不能这样分析苏联没有武装攻击的基本原因,就是,在社会主义阵营和资本主义阵营,也就是专制国家和民主国家抗衡之间,事实上,并不是社会主义国家放弃了它的意识形态,放弃了它对西柏林的渴望,而是因为双方军事实力的对比,他们意识到他们打不过这些西方工业强国。所以苏联没有对美英两国空运飞机进行攻击?

 

史东:这是非常正确的看法。但是到了 1949 年以后,情况就变化了,那时苏联有了自己的原子弹,那以后,冷战的方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所以当时美苏双方大规模的、直接的军事对抗,基本上再没有见到。

 

记者:后来盟国对东德的交通运输也采取了针锋相对的措施,特别是西方禁止进口东欧集团的全部重要出口物品。这是否就是一年后,苏联解除对西柏林地面交通的封锁的唯一主要原因?

 

史东:苏联解除封锁是在 1949 年 5 月份,情况已经大大发生变化了。苏联看到西方对他们这种强硬的威胁,并未示弱。西方国家已经由美国领头决定,在西欧建立一个,以欧洲国家为主的军事联盟,这就是“北约组织 ( 注 2) ”。另外一个原因,和世界其他地方国家发生的一些变化有关。

 

柏林空运的指挥者曾指挥过中国抗战时期“驼峰空运”

 

记者:接下来请您谈谈柏林封锁和空运对于中国有什么直接或间接的关系?

 

史东:柏林封锁和空运,实际上,和中国有很大的关联。首先,是这次巨大规模,异常艰巨的空运任务的组织者本人与中国的关系。这个人是美国的空军中将,名叫威廉 . 藤纳 (WILLIAM H. TUNNER) 。他是当时唯一一位最有大规模空运经验和指挥资格的人。这个人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在中国战区发挥了巨大的作用。而他的经验和资格正是在那个取得的。他时当时是著名“驼峰峰运”的组织者。当时中国周围战区几乎全部被日本包围,当时的反法西斯阵营国苏联尚未开战,不能从苏联向中国运送战略物资。当时剩下唯一可行的空中通道是从盟军占领下的印度向中国的昆明,运输大量的战略物资。驼峰空运是到那个时候为止,世界上最著名的空运壮举。这个壮举的组织人,就是后来史无前列的柏林空运的组织人,藤纳中将。由于藤纳将军在美国空军中所立下的功绩,在美国空军史上,他被誉为美国“空运之父”。

 

柏林危机敲定中国现代历史走向

 

记者:柏林封锁和空运壮举对中国社会有直接影响吗?发生了什么影响?

 

史东:当时中国正在打内战。国民党和共产党 ( 为争夺中国领导权 ) 在打辽沈、平津、淮海三大战役。在这场决定中国后来社会性质的内战中,美国的参预与否对于中国的前途是至关重要的。如果美国参预中国的内战,那么他会一如既往地支持国民党,那么共产党夺取中国政权的可能性就会很小。在这种情况下,美国对中国的战略意图就是十分重要的。我们以前一直没有想到,导致柏林空运的柏林危及和中国当时的战局有什么关系。一直到 1994 年,苏联的一位前克格勃将军,叫苏多柏拉托夫 (SUDOPLATOV) ,他是专门负责西方国家军事情报的,他在 1994 年,写了一本回忆录,这本回忆录叫做《特殊使命》 (SPESIAL TASK) 。在这本书里面,他提供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信息。这个信息就是,苏联方面和中国方面当时共同协商了一个重要战略计划:斯大林和毛泽东决定,要在世界上的其他地方挑起一场大的危及,转移美国对中国的战略注意力。

 

记者:柏林危及是当时毛泽东和斯大林两个人,为了共产党在中国夺取政权,而私下密谋好的?

 

史东:根据苏多柏拉托夫将军的回忆录记载,是这样的。柏林危及是斯大林和毛泽东故意挑起的一次行动,以便转移美国对中国的注意力。这样,共产党就可以轻而易举地把国民党打败 --- 在没有美国对国民党的支持下。

 

记者:柏林危及的 48 年,确是中国国共两党内战的时候,也是中国的历史性关口。但您上述的信息有多大的真实可靠性?

 

史东:这个说法出自一位苏联政权高层人士的回忆录。这是一个很有争议的说法。因为目前还没有其他的档案材料加以证明。不过这个说法已经在很大程度上被许多历史学家接受。

 

记者:那就是说,美国拯救了西柏林,但同时却使中国陷入了共产主义深渊中?

 

史东:如果苏多柏拉托夫的说法成立的话,历史就只能做这样的解释。

 

( 注 1) :二战时的盟国首脑的最后一次会议。美国罗斯夫总统、法国丘吉尔首相和苏联斯大林部长会议主席在克里米亚开会商讨有关最后战胜并占领纳粹德国的计划。会议讨论决定了德国的各国占领区划分、以及对德国军需工业、基本生活以及战犯审判等事项。斯大林所接受的协议规定,建立“能广泛代表一切民主人士的过渡性机构;通过自由选举,尽快成立关心人民愿望的政府”。

 

( 注 2) :西方资本主义国家针对欧洲社会主义阵营首领苏联在欧洲的兵力,而创立的军事平衡机构:“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在二战后时期里,一直是西欧国家主要集体防卫协议机构,这些国家与共产党的欧洲军事力量相抗衡,包括包括法国、英国、西德和美国等西方民主国家。


 

 
发表自《?》,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内容仅供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