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论普鲁士王国的崛起及其对世界的影响
 
作者:佟延春
 

 
 
19世纪70年代,伴随着普法战争的爆发,在欧洲大陆上出现了一个强大的资本主义国 家——德意志帝国。这个曾经四分五裂、小国林立的封建国家,统一前,是一块被欧洲 列强觊觎的肥肉,但在普鲁士王国的推动下,以迅猛发展的资本主义经济和强大的军事 实力为后盾,通过王朝战争,终于实现了自上而下的统一。那么,普鲁士王国是如何从 一个邦国一跃而变成为德意志帝国的主宰的呢?本人欲就其历史发展根源及独特的军事 教育发表一点儿粗浅的看法。
    


一、普鲁士的起源
    


普鲁士王国原是斯拉夫人的一个部落,分为东西两部分,主要生活在莱茵河、易北河 、奥得河和维斯瓦河四条河流纵横的土地上。大约从公元12世纪起,德意志的那些封建 诸侯、主教、商人,为追求一己私利,以宗教和军事双重手段,开始疯狂进攻斯拉夫人 、普鲁士人和立陶宛人的土地,在世界历史上开始了德意志封建主进攻拉贝河和波罗的 海沿岸斯拉夫人的新浪潮。这次进攻的“著名”活动家是有着野兽浑名的德意志诸侯— —阿斯卡尼家的猛熊阿尔布勒希特和维尔夫家的狮子亨利。猛熊阿尔布勒希特使用阴谋 诡计和出尔反尔的方法,终于迫使勃兰登堡公国最后一位斯拉夫王公指定他为继承人, 这样,就把从易北河中游起到奥得河中游止的全部地区定名为勃兰登堡边地侯国。在施 普累河斯拉夫人部落的土地上,开始出现了一个城市——柏林。[1]这位猛熊为未来普 鲁士王国的核心奠定了基础。
    


二、军国主义雏形的形成
    


到了13世纪,在罗马教皇英诺森三世的号召下,基督教骑士开始远征信奉多神教的普 鲁士人。1226年,波兰当时马左维亚公康拉德自认无能,邀请德意志的条顿骑士团帮助 他对付普鲁士人。这个建立于1198年的宗教性封建军事组织,主要由德意志骑士组成, 1237年同侵入波罗的海沿岸的宝剑骑士团合并,势力扩大,当时骑士团领袖格尔曼.冯. 扎尔萨在德意志皇帝与罗马教皇间经过巧妙周旋,到13世纪末利用武力取得了对东普鲁 士的永久性占领的权利,并残酷镇压了普鲁士人的反抗,使这片繁荣的地区变成了荒野 。到1525年,骑士团团长阿尔布列赫特将东普鲁士改为世俗的普鲁士王国。
    


在条顿骑士团征服普鲁士的初期,采取了具有浓厚宗教性质的军事统治措施,信奉多 神教的普鲁士人开始皈依在世界范围内具有强大感召力的基督教。特赖施克曾描写了作 为骑士团特征的强调法律、义务和秩序的苦行生活。在骑士团规定的法规、条例中,直 到今天我们还能看到统治人和利用人的艺术在这里发展到何种程度。一个人在发过安贫 、守贞和服从这三项誓言后,就成为骑士团的一员……白天他们四次集合起来做祈祷, 宣誓效忠教皇;晚上身旁放着宝剑睡觉。对犯有错误的士兵,处罚将是十分残酷的。
    


随着骑士团的世俗化,以前与宗教相联系的苦行戒律和奴役顺从,如今也转化为政治 性的国家任务,条顿骑士团的行为准则成了普鲁士军官团法规的基础。反复的宣誓、祈 祷,在士兵的思想中,植下了根深蒂固的仆从思想,严厉的体罚制度,更使士兵唯长官 马首是瞻。在普鲁士军队中的这种半宗教化、半军事化的教育和训练方法,培养出了一 个总是使骑士团显得光荣、崇高,而个人渺小的可怜世界,养成了士兵无私的献身精神 。[2]成为统治者随意驱使的工具。军队多次在忘我的战斗中取得胜利。不仅统治者感 到骄傲,人民也引以为自豪。军人,开始成为坚强意志的代表,国民崇拜的偶像,在这 样的环境里,军队成了青年人向往的地方,每个青年都以能到军队中服役作为自己的荣 耀。军队做为一个具有特殊地位的群体,可以凌驾于政府部门之上,全国上下掀起了狂 热的军国主义浪潮。至此,普鲁士军国主义的雏形已基本形成。
    


随着军事力量的加强,普鲁士的对外政策也开始更多地使用武力外交,狂热的军国主 义情绪和炽热的民族意识结合在一起,形成了疯狂的领土扩张要求。特别是到了17世纪 ,30年代战争的爆发和威斯特发利亚和约的签订,使德意志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建立统一 帝国和恢复天主教在欧洲统治的企图彻底破灭了,这次战争使德意志各地诸侯的权力日 益扩大,争霸战争在诸侯间此起彼伏。渐渐地,在德意志这种政治混乱局面中,出现了 两个大国——奥地利和普鲁士。
    


三、疯狂的领土扩张
    


在17世纪和18世纪这段时期,普鲁士迅速向外扩张,1740年12月,在奥地利帝位继承 战争中,普鲁士派军队占领了西里西亚,这次战争的结果是使法国和奥地利在欧洲和海 外的势力进一步下降,而普鲁士和英国的势力进一步上升,特别是普鲁士夺取了经济特 别发达的西里西亚地区。在同奥地利争夺德意志霸权的斗争中,使奥地利遭受严重地挫 折,而普鲁士则在争霸战争中进一步壮大了实力。接着,普鲁士又乘势而上,占据了向 国外运送粮食和其他农产原料的必经之地——波罗的海沿岸。在与邻国,首先是同瑞典 经常进行斗争过程中,使普鲁士完全变成了一个军事强国。从此后,普鲁士开始利用他 强大的军事实力来不断地干涉他国内政,借此满足自己对外掠夺的欲望。
    


四、自上而下的统一道路
    


如果说普鲁士走上强国地位后的一系列行动仅仅是为满足大贵族掠夺的需要的话,那 么,俾斯麦的出现,则把目光瞄准了整个德意志的领土,甚至建立世界霸权。这个留着 两撇可怕小胡子,脚穿长统靴,头戴尖顶盔,腰挎军刀的颇具古风的俾斯麦,上台后为 达到他的用铁和血的手段来统一德意志的目的,坚持实行军事改革,建立一支强大的普 鲁士军队。他还不通过议会擅自支出军费,采取一切手段获得所需要的费用,甚至大量 出卖国家掌握的铁路股票,用以扩充军队。军队不仅配有新式武器,而且还采用新的战 略战术。军国主义扩张政策的全面推行,使得普鲁士全国上下笼罩在一片紧张的战争气 氛之中。
    


俾斯麦推行的铁血政策恰恰迎合了国内大贵族财团对外扩张的欲望,他们为了追逐国 外的原料产地和销售市场,急切地要求尽快结束德意志联邦的分裂状态,走上统一的道 路。而此时的德意志联邦由于资本主义的迅速发展,工业生产已经居于世界的前列。但 是,小国林立、领土交错的政治局面,严重地阻碍了资本主义经济的发展,于是统一便 成为德意志急待解决的大问题。由于诸多的历史原因,王权在德意志从未达到中枢地位 ,形同虚设,整个德意志内部分为大大小小34个邦国和4个自由市,其中奥地利和普鲁 士王国是联邦中最大的两个邦国。[3]众多的邦国脱离于中央,各自为政,拥有完全独 立的政治、经济和文化教育制度,使得脱离王权限制的离心力越来越强,强大的德意志 帝国无法以一个完整坚强的面目出现。
    


此时的普鲁士铁腕人物俾斯麦,独具慧眼,抓准了这个对外扩张、实现统一的大好时 机,用权谋和心计争得了有利的国际环境,在外交方面基本准备就绪后,于1864年1月 至3月,发动了第一次同丹麦争夺什列斯维希-霍尔斯坦两公国的王朝兼并战争。在战争 中,为不致形成敌对同盟,他运用外交手腕拉笼奥地利入伙。丹麦面对强大的普奥联军 ,在得不到列强任何实际援助的情况下,于1864年10月30日同普奥签订了《维也纳和约 》,将两公国让给了普奥。[4]接着,普鲁士又乘势而上,在十九世纪中期,利用当时 法国陷入美洲事务不能自拔的机会,联合意大利迅速打败了奥地利。这次胜利,使普鲁 士成为北德意志联邦的领袖,甚至作为德国事务名义上的头头的地位而存在。[5]当法 国拿破仑三世比较体面地从墨西哥的荆棘中脱身时,和他面对的不再是分裂割据、军事 实力薄弱的诸侯,但拿破仑三世仍错误地认为奥地利、巴伐利亚、符登堡以及北德联邦 以外的其他小邦,都会站在他的一边来反对普鲁士。其实,自1848年以来,德意志就其 对待外力干涉这一点而论,精神上已经是一个统一的民族了,某些军事方面的实力已经 超过了法国。但俾斯麦却故意给了法国人一个开战的借口——埃姆斯急电,拿破仑三世 果然上当,1870年7月19日,由法国首先挑起了战争,但到了八月初,联合起来的德国 军队就迅速侵入了法国。使法国割地赔款,并使普王威廉一世跑到凡尔赛宫登基加冕。 在这次普法战争中,普鲁士清除了统一道路上的最后障碍,终于完成了德意志事实上的 统一,并使德意志各邦走上了普鲁士化道路,建立起西到莱茵河,东至维斯瓦河以东的 强大帝国,使柏林由普鲁士王国的中心点变成了整个德意志帝国的核心。
    


五、独特的地理位置
    


纵观世界各国的历史,每个国家的兴盛和衰亡,究其历史发展根源,无不受其本国的 政治、经济等诸多因素的制约。而普鲁士王国的崛起,它之所以能在邦国如林,自身又 不具备优越的地理环境的形势下,击败了众多邦国,统一了四分五裂的德意志联邦,之 中原因除了与其他国家的共性因素之外,普鲁士王国还有着独特的历史环境和与众不同 的军事兴国之路。俾斯麦在他《思考与回忆》中,阐明了普鲁士乃至统一后的德意志帝 国,在欧洲的地理位置所带来的危险及在欧洲列强的斗争中应采取的策略。他认识到, 德国地处欧洲中心,四周边界均无屏障,各个侧翼都容易受到外部敌人的攻击,即反德 同盟极易形成。为了防止他国结成反德同盟,德国要选择适当的国家与之结成同盟,以 保障国家的安全。独特的地理位置决定了普鲁士对内对外政策。外交政策是根据本国利 益的需要而随时变化。对周边国家忽而安抚拉笼,签约结盟,忽而反目成仇,侵占瓜分 ,不断扩充自己的领土。对内则把扩军强兵做为基本国策,政治路线、经济活动等,无 不带有军事的色彩,每次重大历史事件,几乎都会打上战争的烙印。尤其是独特的统一 方式,更是打下了依靠军事实力解决重大问题的基础。对于德国人民来说,普鲁士既是 一个有着悠久历史文明的优秀民族,同时,它的特殊的历史环境和与众不同的军事训练 与战备教育方式,也为它的对外侵略、对外扩张这些不安定因素的埋下了萌发军国主义 的种子,并迅速扩散到整个德意志,使之成为两次世界大战的策源地。这两次人类历史 上的空前浩劫,不仅给爱好和平的人们造成了巨大的生命和财产损失,同时也极大地改 变了世界的面貌。这个刻骨铭心的惨痛教训,永远值得我们记取。



【参考文献】:
    


[1]в·л·波将金·外交史·一卷(上)[M].北京·三联书店,1979
    
[2]科佩尔·S·平森·德国近现代史[M].北京·商务印书馆,1987
    
[3]张之琴·俾斯麦统一德国三部曲[J].外国史知识,1984.3
    
[4]丁建弘《论俾斯麦在德国统一中的作用》[J].历史研究,1981.2
    
[5]赫·乔·韦尔斯著·世界史纲[M].北京·人民出版社,1982
 
 

 
发表自《绥化师专学报》,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内容仅供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