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个地狱里,依然有东西在闪光……
 
作者:杨威利
 

 
那是一场漫长、黑暗而血腥的战斗。一九四四年末,许特根森林〔Huertgen Forest〕,美军第一集团军在残酷的恶战里损失惨重。九月中到十二月中,美军伤亡、失踪、丧失战斗力被后送的人数高达三万人,同时德军的阵亡人数也达到了一万二千人。
 
最近对这场恶仗很有兴趣,到处找相关资料。偶尔看到了美军第四步兵师第二十二步兵团的资料。该团的经历是那场战斗的典型写照:十一月到十二月初的短短十八天之内,二十二团损失了两千七百七十三人,即其正常编制三千二百五十七人的85%!战果是一个村庄和六千码森林!!每个步兵连投入战斗时平均有一百六十二人,七天以后下降到八十七人!而八十七人里又有42%为战斗开始后来的补充兵员!!十八天的战斗以后,平均每个步兵连损失了正常编制数的151%!!!只是凭借美军优异的兵员补充体制,他才保持了75%的正常编制〔共得到一千九百八十八名补充兵员〕。
 
但今天我不准备描述这场美军愚蠢地放弃空中及火力优势而自寻的灾难〔也许今后会专门发贴〕,只是想讲一个故事:
 
John F. Ruggles,美军退役少将,当时二十二团的一名中校军官,一九九四年时八十六岁。他组织了该团老兵前往故地,为一名伟大的战士竖立一块纪念碑。铭刻在碑上的人名是Friedrich Lengfeld 少尉,服役单位:德国第二七五步兵师。青铜和混凝土制成的纪念碑也许是德军公墓里唯一由美国人竖立起来的建筑了,上面用英、德两种语言镌刻着:“这里长眠着 Friedrich Lengfeld 少尉。一九四四年十一月十二日,在许特根森林,这位德国军官为拯救一位因伤倒在‘野猪’雷区内、急需医治的美军士兵而献身。”
 
一九四四年十一月十二日,二十三岁的 Friedrich Lengfeld少尉指挥着一个遭到围攻的德军步兵连。像当时双方所有的部队一样,他的连队伤亡惨重。
 
早上,一名受伤美军士兵的惨叫声从一个德军雷区的中央传来,那里是双方阵地间的无人地带。
 
“Help me!”的哭泣声一直没停。但美军已经撤离了,没有人能听到这个微弱的声音。
 
Lengfeld 少尉禁止手下射击这个伤员,并且下令组织一个救援队。但没有志愿者出现。 呼喊了一个小时后,伤员的声音明显渐渐弱了下去。
 
“Help me!”的声音持续到早上十点三十分时,Lengfeld少尉决定不能这样继续忍受下去了。他亲自组织了救援队,打着红十字旗向着那名美国伤员出发了。
 
他没有成功。就在靠近伤员的路上,少尉踩响了一颗地雷。碎片深深扎入了他的身体,痛苦挣扎了八个小时以后,他死去了。没有人知道那个美国士兵的下落。
 
这里的大多数细节来自 Lengfeld 少尉的传令兵 Hubert Gees。他也出席了纪念碑的落成仪式并致词道:“ Lengfeld 少尉是许特根森林中最好的战士之一。他是一位出类拔萃的连长,从来不会要求我们去做他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他有一种使士兵信服的魔力。”
 
Ruggles 认为 Lengfeld 对军人职责的理解远远超出了平常的士兵。“你无法再做到比用你自己的生命来抢救一位战场上的敌手更伟大的事了。比起今天大多数与周围世界形同陌路的人们来,他是一位楷模。”
 
对于年轻的少尉来说,那个哭泣的声音不是来自于一个敌军士兵,不是来自一个美国人,也不是来自一个陌生人。它仅仅是来自于一个人,一个需要帮助的人。是来自 Lengfeld 心里的声音迫使他去做些什么,这种声音是如此强烈,即使在那样的黑暗世界中依然不能被掩盖。
 
悼词的最后一句:“在这德国森林深深的寂静中,在这几千名死者默默的簇拥下,他生命的光辉永远照耀着大地。”
 

 
发表自《战争的艺术》,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